您的位置:小丑鱼尼莫海底总动员7正版dvd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精靈與公爵
精靈與公爵

海底总动员国语在线观看:精靈與公爵

「媽的,死蜘蛛,你不是說你的監控沒有死角的嘛,怎么教會的人都摸到城堡邊上了,你才發現!」羅賓躲過兩發追身的魔法彈,對著一同跑路的欲望魔女,憤憤不平的罵道。

  「閉嘴吧,你個精蟲上腦的渣男,這時候你不是應該發揮一點紳士風度,替老娘主動斷后嘛?」艾絲美拉達回身一鞭把襲來的魔法彈擊碎,同時嘴上豪不留情的回罵了回去。

  「哈?紳士風度?你開什么玩笑???我只是個平民啊。倒是你,身為地獄的七魔將之一,這么被人攆著好嘛?」

  「貧嘴的小鬼,那道圣療術怎么沒把你治成陽痿??!」「蝦米?你個死女人,居然詛咒我。不對!當初可是你告訴我圣療術是能治愈我的??!」

  「切,姐只是隨口一說,反正你肯定死不了就是,治愈成功概率5成對5成?!埂嘎璧?,老子回頭就更你拼了?!?br />
  「哼,老娘可是正宗的惡魔啊,狡詐一點不是很正常嘛,只能說你傻,真的就去試了。不是精蟲上腦,還能是什么?!?br />
  「可惡啊……」

  ------

  「呵呵呵,想不到你們兩個還有力氣談情說愛啊,看來我得拿出點真本事了!」身后的追趕者見兩人還有力氣打情罵俏,氣得額頭上跳出一個十字的青筋,面帶微笑的舉起了魔杖,這一次不再是普通魔法彈了,魔力凝聚之下,一顆顆巨大的火球,朝二人飛來。

  「媽耶,好燙,痛痛痛……」這一次羅賓躲的有些狼狽,一顆火球擦著臉頰劃過,滾燙的熱浪席卷而來,連著羅賓自以為傲的發型也點著起來。

  「叫你平時多鍛煉,你卻只顧著肏女人,活該啊」艾絲美拉達躲的依然很輕松,抽空還幫羅賓擋了一發火球 .「做愛就是最好的鍛煉??!」羅賓大聲抗議。

  「還有理了,詭辯的男人可不討本姑娘喜歡?!埂桿閬不讀?,那么多鮮花等著我采呢,老子干嘛吊死在你這千年古樹上?!埂蓋旯攀?!混蛋,你說誰呢。老娘才十八歲?。。?!」被點破年齡的魔女勃然大怒。

  「哈,十八歲,別逗我了,艾姐。啊,不要啊,我錯了,艾姐!你這是謀殺啊?!貢糾椿乖諂蹲斕穆薇?,突然被艾絲美拉達一鞭子纏住,魔女手腕一甩,將羅賓直接丟向一個飛來的火球。

  眼看羅賓就要喪命之際,克勞蒂亞劃出一道黑光,搶在羅賓之前,將火球一?;魎?。

  ------

  「!克勞蒂亞!你在干什么!」追趕者大吃一驚。

  「啊,梅林,奴家當然是在?;ぶ魅?,我可是主人忠誠的婊子騎士,除了要暖床,當然也得?;ぶ魅說陌踩?!」克勞蒂亞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看來你也被腐化了嘛!」被稱作梅林的魔法師,嚴肅的臉色中露一絲悲哀。

  「腐化,不存在的,奴是自愿的,誰讓奴天生淫賤呢!」克勞蒂亞為了證明自己的淫賤,還特意抓起自己的奶子,輕輕一捏,頓時一股奶香從那熟透的葡萄上溢了出來。

  「哼,腐化者都該被凈化!就讓我來親手送一程?!鼓ХㄊΩ呔倌д?,準備醞釀一個大型魔法。

  「好驚人的魔力,不能讓她順利吟唱,阻止她!」艾絲美拉達感受到周圍元素的躁動,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色,率先向魔法師搶攻。

  羅賓與克勞蒂亞也趕緊跟上,眼看三人就要欺近,吟唱中,無力防備的魔法師時。一聲雷鳴從空中炸裂。

  「滾開!」

  一個兩米高的女巨人,大步流星的趕來,一拳轟在地上,卷起的碎石與氣浪,逼開稍遠的羅賓與克勞蒂亞。一手直接抓向艾絲美拉達那根致命的長鞭。

  「切,那只鐵烏龜居然也來了?!褂虢袒嵴范嗄甑哪?,在聽到那記雷鳴般的怒吼時,已知道不妙,雖然趕緊后撤,仍是慢了半拍。那女巨人抓住鞭子,用力一扯,艾絲美拉達連人帶鞭被反拉了過去。

  艾絲美拉達臨危不亂,撒開手中的長鞭,半空中凝出一個蛛網結界。但那女巨人卻依然不管不顧的一肩膀撞了上來,巨大的沖擊力即使有蛛網結界的抵消,仍是將魔女撞飛出去,空中噗出一口鮮血。

  得勢的女巨人,也不乘勢追擊,只是護衛在魔法師身邊。而經過女巨人的保后,魔法師也吟唱完畢,魔杖朝著三人用力一劈。

  「我擦,玩這么大啊?!孤薇鼉值目聰蛺煒?,一顆巨大的隕石朝著自己飛來。

  「還愣著干嘛,快撤啊?!拱棵覽錮床患安亮艘幌倫旖塹南恃?,連忙指揮兩人一起撤退。

  「別想跑!」女巨人大吼一聲,一拳砸向地面,頓時三人感覺一陣地動山搖,三人逃竄的方向上竟被女巨人轟起一道石柱。

  而且女巨人馬上連續向地面轟出數拳,拳勁隔著地面傳導開去。很快一道道石柱拔地而起,被女巨人以三人為圓心,憑空轟出一個地坑來。

  被此一阻,天上的隕石已經快速飛向三人,勢要將三人砸個粉碎。

  知道避無可避的艾絲美拉達一邊命令羅賓與克勞蒂亞靠近。

  「你們兩個,靠近我!」

  一邊手一劃,將自己的左臂劃開,噴出大量的鮮血,使起了血祭法術。

  「蛛繭!」

  只見艾絲美拉達的血液飛散在空中,自動化為一根根白色的蛛絲,將三人團團圍住。在隕石砸中三人的千鈞一發之際,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白色的繭。

  隨著隕石落地,一陣塵土飛揚過后。只見艾絲美拉達三人竟然還活在人間。

  羅賓與克勞蒂亞二人狀態還好,只是被灰塵嗆的有些咳嗽。但欲望魔女此刻卻是狼狽不堪的跪坐在地上,喘著粗氣,頭發凌亂的撒在肩上,本來白皙的左臂此刻仿佛被抽干了血液,萎縮成一根骨頭,耷拉的垂在那里。顯然,魔女為了擋下這招,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欲望魔女,束手就擒吧!」那個壯的如山一樣的女巨人冷靜的盯著三人,一步步向三人逼近,在她身后,可以看到不少扈從騎士正在迅速趕來。

  「哼,查莉婭,你這筋肉怪獸,腦子里不應該都是肌肉嘛?居然學會開玩笑了!」艾絲美拉達雖然狼狽,不過嘴上依然毒舌。

  「喂喂,艾姐,這下可不太妙??!」羅賓反手握著匕首,環顧周圍,只見三十多個扈從騎士,正迅速的將三人圍住。

  「啊,主人,我們是要一起在此處殉情了嘛?奴,好高興??!」克勞蒂亞完全沒有?;?,居然還發起情來。

  「滾開,臭婊子,老子還不想死呢!要是在這死了,還不知道路西法那家伙會怎么炮制我的靈魂!」

  「也許會把你變成一個真正的魅魔哦,小羅賓」艾絲美拉達居然還有興致幫腔。

  釋放了隕石術的梅林,魔力也一時有些不濟。坐在那里,再四個騎士扈從的?;は?,抓緊恢復。

  看到艾絲美拉達還有心情調侃,與欲望魔女交手多次的梅林感覺不對,連忙呼喊道「不對,查莉婭快回來?!?br />
  「晚了,動手!」艾絲美拉達大喝一聲。

  只見查莉婭腳下突然鉆出兩只手掌,一把抓住女巨人的雙腳。身強力壯的女巨人,腳下立刻發力,準備將來襲的雙手踢飛出去。卻驚訝的發現,那雙手力量十足,竟將自己牢牢的釘在了地上。

  「混蛋,給我出來!」查莉婭反應迅速,一拳轟向腳下。隨著地面被砸出一個大坑,查莉婭驚訝的發現,抓住自己的竟然也是一個人,一個被改造的三米高的巨人。

  「嘿嘿嘿,查莉婭,老娘特意為你準備的禮物怎么樣?第一次在力量上輸了吧!卡西莫多,給我撕了她!」艾絲美拉達見自己改造的寵物得手了,得意的大笑。

  只見被改造的卡西莫多,此刻變成了一個三米多高的巨人,全身赤裸,渾身布滿了肌肉旮旯,力量十足。而胯下的雞巴,也隨著體型一起變大,足有尋常男子的小臂粗細。雙眼通紅,完全喪失了理智。再聽到女主人的命令后,發出「吼吼」的吼聲。雙手用力,竟準備活死了查莉婭。

  「笑話,比力氣,我可沒輸過?!共槔蜴話炎プ】ㄎ髂嗟乃?,發力之下,竟緩緩的將巨人的雙手一點點的掰開。

  就在兩個力量型的怪獸僵持的時候,那些扈從騎士卻倒了霉。兩道身影從,騎士的后方突襲而來。

  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扈從騎士們,沒有準備,也沒能有效結陣防御。一道紅影化成血舞,沖進騎士的陣中,到處肆虐,轉眼,五個騎士變成了人干倒下;一道黑影尋著那些落單的,來不及匯合的騎士撲去,轉眼也是五個騎士,被利爪劃開了脖子。

  「快回來,結陣防御。是魔狼與吸血鬼到了?!姑妨摯醋判募?,但魔力沒有完全恢復的她,也只能干著急,勉強布置了一個圣光結界,讓扈從騎士向自己集中。

  此時,羅賓與克勞蒂亞也紛紛出手,羅賓還好,匕首雖利,但面對高頭大馬又有鐵甲護身的騎士們,只取得了兩個人頭。而墮落的前騎士長,運起如風的身法,正好應對自如,竟然直接刺穿了七個前同伴。

  「嗚嗚,克勞蒂亞隊長……」一個克勞蒂亞的前手下,捂著脖子,不甘心的看著自己的前隊長,就這么的倒了下去。

  克勞蒂亞則是舔著剛剛刺穿自己手下的長劍,嫵媚的向羅賓邀功道:「啊,主人,奴又宰了一個,今晚主人要賞奴七次高潮哦!」「嘿嘿嘿,先記著,你主人恐怕今晚沒空啊」羅賓淫笑著看著不甘的女魔法師,腦子里已經想著怎么炮制她了。

  「少打她的主意了,小鬼,你的對手在那邊!」艾絲美拉達也來到兩人身邊,雖然左手傷勢嚴重,但計謀得逞的她神態輕松,還有力氣開起羅賓的玩笑。

  羅賓順著艾絲美拉達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查莉婭此刻已完全占據了上風,被惡魔改造的卡西莫多雖然已經是一頭力量型的怪獸,卻完全不及眼前的人形怪物。

  查莉婭甚至一發力,將卡西莫多的一條手臂給活撕了下來。但失去痛覺的怪物,依然張口咬向查莉婭,但被女巨人,抓住脖子,咔嚓一聲扭斷在地??吹男÷薇鮒苯鈾醭閃碩《?。

  「喂,別開玩笑了,艾姐。誰能是那種怪物的對手啊?!埂負?,你可是魅魔血統,應該是專克女性的,你可以魅惑她啊???,她的胸多大??!不正符合你的胃口嘛?」

  羅賓再看了看查莉婭那對鼓鼓的胸肌,大確實大,只是配合女巨人兩米高的身材,完全讓人提不起一點興趣。

  「那是胸嘛?那是兩塊鋼板才對啊,那些騎士鎧甲都不一定有她的硬??!」「臭小鬼,非議一個淑女,可是很失禮的!」解決了卡西莫多的查莉婭,顯然聽到了兩人的談話,額上閃著十字的青筋,查羅賓撲去。

  「媽耶,你這怪物,別過來?!孤薇齪煤翰懷匝矍翱?,扭頭就跑,還高聲呼救:「莉莉,救我啊?!?br />
  「死蘿卜,吵死人啦?!貢糾聰髕鍤康囊桓齪謨凹?,掉頭撲向查莉婭。

  查莉婭無奈,只能被迫丟向羅賓,插著黑影一拳揮去。

  面對女巨人開山裂石的拳勁,黑影居然不甘示弱的也是正面迎上。一拳轟在對面的拳頭上。

  兩人雙拳對撞,發出一陣悶哼。竟直接僵持在原地。

  查莉婭對來人的力氣暗暗吃驚:「暴食的魔狼,不可能,你的力氣怎么長了那么多!」

  黑影露出了自己的身形,竟然只是一個一米六、七的個頭的少女。只見她耳朵上是一朵獸耳,屁股上搖著一條尾巴,顯然不是人類,是個有著獸人血統的魔族。

  被稱為魔狼的少女莉莉,露出兩顆犬牙,冷笑道:「死烏龜,今天我要撕碎你的龜殼?!?br />
  說著魔狼化拳為爪,繞到查莉婭背后,露出五根鋒利的爪子,一把爪向查莉婭的后背。

  然后,剛剛能輕松撕開騎士板甲的利爪,撓在毫無防護的查莉婭背后時,發出了一陣滋滋的刺耳聲,竟然只是在查莉婭背后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劃痕……「嗚嗚嗚,你這死烏龜,龜殼到底多硬啊?!估蚶蛩淙壞檬?,卻沒得到多大的成果,反而捂著自己的爪子,痛苦的跳開。查莉婭只是受了一點輕傷,她自己的爪子反而被磨得疼的要死。

  然而查莉婭也沒空追擊,因為那道紅色的身影已經開始對梅林發起了攻擊。

  四道血箭從紅霧中射出,護衛魔法師的扈從騎士雖然有所防備,但仍是一死三傷。

  就在紅霧準備取走魔法師的性命時,查莉婭終于及時趕到,對著空氣一拳揮去,罡烈的拳分絞散了紅霧,一個嬌小的身影被查莉婭從紅霧中逼了出來。

  「你這廢物大狗,連個10秒都拖不住嘛?我差點就得手了!」最后時刻失手的吸血鬼氣的大罵。

  「呸,我是狼,不是狗。你自己動手再快點不就好了?!估蚶蚍詞鐘幟笏榱艘桓銎鍤?,有些心虛的回道。

  「哼,回頭再找你算賬?!?br />
  「咳咳,居然還有兩個魔將,中計了??!」梅林自責的咳嗽道。

  「別說話了,你快恢復魔力,你剛用過超長距離傳說,本來就不應該來追擊的,居然還用魔力過載,釋放隕石術,真是不要命了?!共槔蜴の雷拍Хㄊ?,警惕的看著幾個魔將。而幸存的扈從騎士也以魔法師為中心,圍到了一起。只是不僅減員了大半,剩下的人也大多帶傷。

  「哼,別白費力氣了,你們今天全都得死在這里?!刮聿遄叛?,嘟著嘴,生氣的恐嚇道。不過配合她一米三、四的蘿莉身材,與那張嬰兒肥的圓嘟嘟小臉,完全讓人感覺不到威脅,不敢相信就是這么一個看上去只有10幾歲大的女孩,竟然剛剛取下了最多的人頭。

  「不對,該走的是我們,瑪麗,準備撤吧?!拐季∮攀頻陌棵覽鋟炊鞫鋁畛吠?。

  「???你傻了吧,死蜘蛛,這時候不應該將這幫教會的走狗全部一網打盡嘛?」吸血鬼瑪麗有點不買艾絲美拉達的賬。

  「不對,雖然梅林是靠長距離傳送術突襲我的,才避開我布置的眼線,但也不應該只有這么一點消耗就不行了,肯定還有教會的人沒有出現?!埂負?,要撤你撤,膽小鬼,本公主可不準備……」瑪麗本還準備辯上兩句,說道一半,卻感到自己被一陣殺氣鎖定。

  「是黃金弓,可惡,果然還有后招?!孤昀齦轄粢貧?,同時將身體血霧化,卻還是慢了一點,一支黃金箭矢從極遠方突襲過來,完全將吸血鬼給鎖定住。

  ?;笨?,還是克勞蒂亞站了出來,利用速度,輕輕將箭矢的打偏了少許,讓箭矢只是穿破了血霧的邊緣。

  瑪麗慘叫著從血霧中彈了出來,捂著鮮血直流的右手。

  ------

  「呵呵,讓你不聽姐姐我的話。吃虧了吧!」艾絲美拉達完全不在意瑪麗的受傷,還有心情嘲諷了兩句。

  「閉嘴,死蜘蛛,老娘我比你大?!孤昀鱟鈐諞庾約撼げ淮蟮納聿?,氣得大怒。

  「哦,是這里比我大嘛?」艾絲美拉達托了托自己傲人的山峰,繼續火上澆油。

  「真可惜,怎么沒把這臭蝙蝠釘死啊?!估蚶蛞蒼諞慌圓溝?。

  「閉嘴、閉嘴、閉嘴、閉嘴……」

  「喂,你們別鬧了,要撤就抓緊撤啊?!孤薇齔隼創蛟渤?。

  艾絲美拉達和瑪麗卻同時瞪了羅賓一眼,齊聲喝到「閉嘴,這里沒你說話的份?!?br />
  「額……」

  「真是完全被小瞧了啊,咳咳?!姑妨執蚨狹思父瞿Ы逆夷?。

  「啊呀呀,差點忘記正事了呢。就此別過吧,小梅林。對了,姐姐我在城堡里給你們留了禮物哦?!拱棵覽鐨嗆塹幕賾ψ?。

  「欲望魔女,又想逃跑嘛?你們這次又有什么陰謀!」「哈哈哈,激將法對我不管用啦,小梅林。至于我的目的,我已經在城堡里給你們留下了信息了?!拱棵覽锎笮ψ?,施展傳送魔法,將眾人一起傳送離開,只剩笑聲在空中回蕩。

  「咳咳,快回城堡,欲望魔女出手沒這么簡單?!掛宰隕砦拿妨?,也堅持不住,昏倒前對查莉婭下令道。

  ------

  梅林從昏睡中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城堡的大床上。

  「來人,匯報情況!」梅林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喊人,了解情況。

  查莉婭聽到動靜,與一個帶眼鏡背著一把黃金弓的女子一起推門進來。

  「奧菲雅,現在是什么情況?!姑妨腫偶鋇奈實?。

  背著黃金弓的女子推了推眼鏡,冷靜的匯報道:「卡爾伯爵完了,我們已經發現他被人割了的頭顱就在地牢里做著獻祭儀式。整個城堡里也幾乎沒有活人了?!埂改遣艫吶??」

  「很遺憾,我們也沒有找到愛麗絲小姐。而且從卡爾伯爵的尸體來看,很可能是被惡魔給血脈腐化了?!?br />
  「什么?血脈腐化?」

  「對,所以我估計這次惡魔的行動主要目標就是愛麗絲,而且從城堡的腐化程度看,愛麗絲墮落成惡魔的概率相當高,雖然還不清楚惡魔的具體目的是什么?!埂縛啥?,給教會傳達信息,剝奪卡爾伯爵一系的權柄,卡爾伯爵腐化墮落,卡爾伯爵領以后由教會直接領導,還要對整個領地進行進化?!埂肝乙丫讀?,但恐怖這就是惡魔的目的,分裂我們與貴族議會?!埂負?,那幫高高在上的蛀蟲,這次我們理由充足,早該收回他們的權限了,一切榮譽都應該歸主?!姑妨址叻叩牡?。

  「不說這個,奧菲雅,還有什么要匯報的?」

  「這……梅林大人,你還是自己來看吧?!拱路蒲磐蝗揮行┝澈?。

  「嗯?」

  --------

  梅林隨奧菲雅來到地牢,還未推門就聽到一陣陣淫蕩的呻吟聲。

  梅林一腳踢開地牢的大門,就看到一個赤裸的女子,正躺在地上自慰。

  「你就讓我來看這個?」梅林轉頭對著奧菲雅說道,神色相當不滿。

  「額,梅林大人你稍等?!拱路蒲龐行┺限?,走到女子身旁,拔出女子手中的角先生,再一把插進女子的屁眼中。女子高亢的大叫一聲,暈了過去。

  「奧菲雅,你在干什么!」梅林大怒。

  「啊呀,別怪奧菲雅啦,是我要求這么做的?!乖喂サ吶?,這時卻如同被牽線的木偶,自己爬了起來,開口說起話來。

  「!艾絲美拉達,你又玩什么花招!」與欲望魔女交手多次的魔法師,瞬間聽出女子的聲音。

  「啊呀呀,奴只是好心的告訴你們一些消息罷了。這座城市的人們已經被我下了腐化的種子了,本來是無藥可救的,姐姐我心疼你,特意留下了一些解藥。

  只要那些人在完全腐化前,喝了這女孩的淫水,就可以得救哦。但是作為代價,這個女孩每一次高潮,都會墮落一分,最后會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婊子、魅魔。

  至于你是要救一城的人,還是救這一個人,就看你的選擇了,小梅林,哈哈哈哈哈?!顧低?,暈迷的女子仿佛被人斷了線,跌倒在地。

  「可惡,奧菲雅查明情況了嘛?」

  「大人,這魔女說的情況屬實……」奧菲雅說著從隔壁牢房里提出來一個男子。

  「這人是這里酒吧的老板,我已經探查過,他體內確實有魔力反應?!埂贛釁淥旆ń獬??」梅林用透視術看了羅伯特一眼,就發現在男子的心口處附著一個詭異的蛛囊。

  「這些腐化種子很奇怪,他們不僅對圣水免疫,有兩個實驗者,喝了圣水以后,還加速種子的腐化,被變成了惡魔?!?br />
  「大人,救救我啊,求你救救我啊?!咕票B薏叵氳膠轂親擁那侵尉馱謁矍氨槐譜藕攘聳ニ蟊涑啥衲?,又再被教會的騎士亂刃砍成肉泥,就嚇得哭著跪在地上,向梅林爬去,邊哭邊求饒,卻被一旁的查莉婭一腳踢開。

  「那個女孩的來歷呢?」梅林不理羅伯特,轉頭向問奧菲雅問道。

  「她只是這里的一個貼身女仆,叫愛莎,是個普通人。但我給她做了血脈檢測,發現她與卡爾伯爵有一樣的魔化反應,我懷疑她是個私生女。大人,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哼,辦法只有一個,奧菲雅。我們教會是絕不會答應惡魔的要求的,把這座城市徹底凈化吧?!?br />
  「啊……真要這么做嘛?」奧菲雅聽了還有些猶豫。

  查莉婭卻已經搶先一步,繞到酒保羅伯特背后,咔嚓一聲把酒保的脖子擰斷。

  很快,更多的慘叫聲以城堡為中心逐漸傳開,一場以凈化之名的屠殺開始了。

  ------

  「呵呵,教會那幫傲慢的家伙,還真如你所說的,果然是選擇了徹底凈化整個城市。真是的,這比我們這些惡魔還要瘋狂?!拱棵覽鍤棧胤ㄊχ?,轉頭對羅賓說道。

  「早晚的事,我研制的這種腐化蟲,可是專門針對教會的圣水做過改良的?!孤薇齙靡獾囊×艘∈種?。

  此刻,二人并沒有如梅林認為的回到了地獄,而是躲在卡爾伯爵領邊上的穆拉丁公爵的城堡中,正作為公爵的貴賓,被隆重的招待著。

  艾絲美拉達左手的傷已經恢復,正一邊品著紅酒,一邊監視這梅林那邊的動靜。

  而饑渴很久的羅賓,則靠在沙發上,享受著戰利品的服務。

  「臭婊子,給我舔仔細了。不許用牙齒,里面也得給我舔干凈?!孤薇穌傅甲趴死偷傺僑綰慰誚?。

  突然一道黑影竄了過來。

  「喂,死蘿卜,該讓我吃啦?!鼓Ю搶蚶蟯蝗淮穎澈?,一把勒住羅賓的脖子。

  「我叫羅賓啦,不是蘿卜!」

  「都差不多啦,快讓我吃精液啦,你的精液味道比較好吃,那幫奴隸實在沒用!」

  「啥?公爵給你準備了二十個奴隸,都被你榨干啦?你也太能吃了,你這饞狗?!?br />
  「我是狼,狼人啦,不是狗啊?!估蚶蜃釤盅岜鶉撕八槍?,勒住羅賓的脖子的雙手開始用力。

  「啊,要斷了!」被勒的喘不過氣來的羅賓,突然從懷中掏出一個骨頭,用力的扔出了窗外。

  莉莉刷的一下朝著骨頭撲了上去,一口咬住骨頭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完全跳出了窗外。然后就是一聲慘叫。

  「啊,死蘿卜,這里是十樓啊,你給我等著!」羅賓則是對著窗外豎了根中指,不屑的說道,「切,還狼人,一根骨頭隨時就搞定?!?br />
  「喲,這位小哥還真是能干啊,連狼人都輕易制伏了,小女子可傾佩的很呢!」艾絲美拉達走到羅賓背后,咬著羅賓的耳朵,誘惑的說著。雙手也不閑著,摸到了羅賓健壯的胸肌上。

  「哼哼,欲望魔女,今天就我要用這根被圣女的圣療術祝福過的的長槍來制伏你!」恢復活力的羅賓不甘示弱,發出豪言壯語。突然翻身將艾絲美拉達壓在身下。

  兩個狗男女很快干柴烈火的干了起來??吹揭慌緣目死偷傺鞘鐘腦?,心想,明明是我先含著的,是我把肉棒變粗,變硬的。怎么不來插我呢。

  不過克勞蒂亞沒有幽怨多久,就在丟盔棄甲的羅賓命令下去舔艾絲美拉達的屁眼。

  但越戰越勇的魔女卻無視兩個騎士的夾攻,雙腿用力,誓要將降魔的長槍磨成一根針才肯罷休。

  第八集

  奧菲亞手中長劍指著一個抱著孩子的母親,這是她最后的一個目標,只要手中的長劍輕輕向前一推,這次對卡爾領的凈化就完成了。

  然而,面對著那個不斷哭求的母親,奧菲亞手開始顫抖起來。

  「大人,求求你,放過這個孩子吧,他還未斷奶啊,求求你,大人,求求你了……」

  查莉亞看著猶豫的奧菲亞,善意的說道「讓我來吧,奧菲亞!」「不,這是我的職責,這種罪行我一個人來背負就夠了?!拱路蒲茄凵竇岫ǖ木芫?。手中長劍一劃,帶走了女人懷中的生命,也帶走了女人最后的希望。

  「不,你們這幫沒有人性的教會的畜生,我詛咒你們?。?!」絕望的女人歇息底里大聲咒罵著。

  「你的孩子被惡魔腐蝕了,我是在拯救他,只有這樣他才能回歸主的懷抱?!拱路蒲潛緗庾?,但不敢直視那對因憤怒的而通紅的雙眼。

  「不,你們才是惡魔,你們這幫兇手,你們就是惡魔?。?!」「夠了,你這是在褻瀆,我宣判你死刑!」看不下去的查莉亞,實在忍不住,找了一個罪名,上前替奧菲亞解了圍。

  「不要,查莉亞!」奧菲亞想要阻止,但查莉亞十分果斷,話未說完便已經將婦人的脖子扭斷。

  「為什么,這個女人沒有被感染,她是無罪的!」奧菲亞捂臉蹲在地上痛哭起來。

  「奧菲亞,這是必要之惡,為了主的榮光?!共槔蜓強醋諾厴系目奩陌路蒲?,無奈的說道:「你是梅林欽點的下一任審判長,你必須適應這一切?!埂肝匚匚?,我知道,宣誓那天起我就知道。只是、只是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唉……」

  ------------

  二人結束任務,回到城堡中去見梅林。

  「咳咳,奧菲亞,你們回來了?城市都凈化完成了?」梅林見到兩人,詢問凈化「梅林大人,所有感染者都已被全被凈化。總共1080人,感染者全是男性」奧菲亞報出了一個冷漠的數字,頓了頓,又說到:「其中包括兩個不滿一歲的嬰兒?!?br />
  梅林一拳砸在桌子上,「可惡的惡魔,手段越來越狡猾了,將保留的樣本送會教廷,盡快研制出解藥,那個被腐化的私生女也一并送過去?!姑妨址愿勞曄窒?,轉頭對奧菲亞說道:「奧菲亞,說說你對這次惡魔突襲的看法?!?br />
  「是,梅林大人?!拱路蒲薔錘隼?,開始分析道。

  「首先,是惡魔們的目的,具判斷,卡爾伯爵是先被惡魔腐化的情況下再被殺的,因此惡魔的具體目的難以直接判斷,但這也符合惡魔們混亂的性格,懷疑惡魔內部也有所分歧?!?br />
  「其次,再卡爾伯爵死亡,其繼承人也失蹤的情況下,卡爾伯爵領的權利出現真空。我懷疑這是惡魔試圖挑唆起教會與貴族之間的矛盾?!埂負?,那幫只會蠻干的惡魔什么時候也會動腦子了,真是麻煩。惡魔的目的暫時不管,馬上召開的貴族議會那里,我會親自出席的?!姑妨執蚨狹稅路蒲塹某率??!桿鄧刀衲У惱攪?,與克勞蒂亞被腐化的影響?!埂甘?,克勞蒂亞隊長被腐化,這是有記載以來的少數隊長級腐化事件了。身為十三分隊隊長的她,按理戰力,毅力以及經驗都是很成熟的,但居然再短短時間內被直接腐化,確實出乎眾人的意料??杉衲怯Ω檬欽莆樟誦碌母椒?。

  從克勞蒂亞的打扮,應該是色欲的力量腐化了她?;褂邢殖∧歉魴魯魷值哪兇永純?,應該就是那個男子所為?!?br />
  「切,還不是貴族們亂塞人,卡著大量上升通道??死偷傺悄侵《泳腿槍笞迦畝平鴰?,簡直是教會的恥辱?!掛恢倍怨笞逵釁牟槔硌遣遄斕?。

  「夠了,查莉亞,不要被嫉妒影響你的判斷?!姑妨種辶酥迕?,糾正查莉亞的說法,「克勞蒂亞確實是貴族出生,但她也是通過層層考驗,才登上隊長之位的,這一點她和你一樣?!?br />
  「哼……」

  「奧菲亞,你繼續?!?br />
  「是,梅林大人。從現場反應看,男子的戰力雖然有限,但欲望魔女卻不惜硬抗隕石術也要救下那男子,顯然男子其實才是這次惡魔行動的核心?;騁捎肽兇擁母際跤泄??!?br />
  「還有,從交手情況來看,無論是欲望魔女、魔狼,還是那個吸血鬼。這三個魔將的戰力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尤其是魔狼,在與查莉亞的力氣比拼中,竟然沒落下風,十分值得警惕,暫時還不知道三人戰力增長的原因?!埂阜治齙牟淮?,算你合格?!姑妨致獾牡懔說閫?,「那個男子的情況查清楚了嘛?」

  「情報數據較少,暫時只知道男子是卡爾領的本地人,10年前出走,具體經歷成疑。但這段經歷也不排除偽造的可能。我以下達通緝令,并命人繼續收集資料?!?br />
  「嗯,說說最后一件事吧,你對芙蕾雅修女的狀態如何看?」「額,芙蕾雅修女不知為何,沒有被惡魔們帶走。但她目前的狀態十分不宜見人,我建議秘密關押,或者……或者直接凈化?!拱路蒲怯淘チ艘幌?,給出了答案。

  「芙蕾雅修女身為艾爾伯特大公之女,又還未完全墮落,這是主對她的考驗,不用考慮直接凈化,先秘密關押吧?!姑妨痔玖艘豢諂?,說道。

  「梅林大人,芙蕾雅修女身上的詛咒,你也沒辦法解除嘛?」奧菲亞不甘心的問了一句。

  「這次的對手十分狡猾,這次的腐化手段似乎是從靈魂與記憶直接入手的,強行驅散詛咒,只會讓芙蕾雅直接變成一個白癡?!姑妨忠彩怯行┎桓市牡慕饈偷??!杠嚼傺旁詬叱筆焙蚰鼙3智逍?,對她收容的時候,那頭淫獸也一起收容了吧。我們暫時還需要芙蕾雅提供情報,而且如果不能讓她定期保持清醒,她過一段時間就真的回不來了?!?br />
  「這……是,我馬上安排人進行收容」奧菲亞猶豫了片刻,領命道,心中卻有個不安的想法,「這樣對芙蕾雅小姐來說,說不定是最糟糕的選擇?!?-----

  梅林他們正在討論善后工作,犯下一切罪行的罪魁禍首們,則在及時行樂。

  羅賓好不容易喂飽了艾絲美拉達,喘著粗氣,攤在地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動了。而沒有吃到的克勞蒂亞則幽怨的看著主人,兩只水汪汪的大眼,望眼欲穿地盯著羅賓??吹男÷薇鲇行┕暉販⒙?。

  就在克勞蒂亞再也忍不住,準備親自上陣,禍害自己主人的時候,一個人推門進來,救了小羅賓。

  「羅賓先生,艾絲美拉達小姐,在下招待的可還滿意?啊,還有我們的教會之花,克勞蒂亞大人?!估慈擻鍥指】淶乃底?。一身華麗的裝扮也是同樣的浮夸,正是這個城堡的主人,穆拉丁公爵。

  羅賓見來了救星,一把從地上跳起,推開湊上來的克勞蒂亞,十分感謝的對公爵行禮。

  「多謝公爵大人的招待,鄙人十分滿意。不知大人對我帶來的禮物喜歡嘛?」「哈哈哈,喜歡當然喜歡,羅賓先生的調教術真是一絕啊,能讓那個高傲的愛麗絲現在比一條獵犬還挺話,真是厲害?!鼓呂」粲芍緣腦薜?,說著拍了拍手。一頭赤裸的美女犬,嘴里叼著皮鞭,屁股一扭一扭的爬了過來。

  那條母狗正是原來卡爾伯爵的明珠,愛麗絲。但此刻一點也看不到她昔日高貴典雅的氣質。赤身裸體的她,下身塞了一條狗尾巴,隨著屁股一起扭動。脖子上套了一個黃金狗鏈,狗鏈的繩索被她與一個皮鞭一起叼在嘴里。兩個被改造的奶子不斷的溢著奶水,一路爬來,與下身不斷滴滴答答的陰戶,一起留下了三條濕噠噠的痕跡。而愛麗絲的頭上,隱隱可以看到兩根惡魔的犄角,開始生了出來,顯然腐化的力量已經開始在侵蝕她,正在逐漸將她變成一個魅魔。

  愛麗絲乖巧的爬了過來,將口中的鞭子送到穆拉丁公爵手里,然后像狗一樣坐好,下身的尾巴在屁眼的努力下,左右搖擺,似乎在等待主人的獎勵。

  「媽的,賤狗,鞭子弄的這么濕,還敢跟我要獎勵?!鼓呂」艉斂渙閬в?,一鞭子抽了上去。

  「汪汪,嗚嗚嗚嗚嗚」女犬挨了鞭子,發出一聲悲鳴。

  「原來公爵大人喜歡養狗啊,下次讓莉莉陪公爵大人玩玩?!孤薇魴ψ潘?。

  「別別別,魔狼大人我可不敢不敬?!鼓呂」糲氳僥嵌霰晃傻吶?,連忙罷手。

  「死蘿卜,我說了,我是狼?。。。?!」莉莉突然從窗外跳了回來,向著羅賓咬去。

  羅賓眼疾手快,一根骨頭塞到莉莉嘴里,「別鬧,我在說正事!」「嗚嗚嗚,藕(偶)這邊也是正式(正事),快給我吃經驗(精液)?!估蚶蛞槐嚀蜃毆峭?,一邊嗚哩嗚哩的抗議著。

  「吃你的骨頭去,剛都交給艾姐了,你等一下波吧?!埂縛膳叮ǹ啥瘢?,下次一定要給我?!?br />
  「哈哈,羅賓先生還真受女性的歡迎啊??煞窠輝諳鋁秸??」穆拉丁公爵一旁賠笑道。

  「呵呵,商業機密,這很辛苦的?!孤薇鎏谷壞氖芰斯艫墓?。

  「公爵大人,我們與你的合作,我們的誠意已經表現出來了,該輪到你了?!拱棵覽鏌不巫拍套?,貼在羅賓身上,對公爵拋了個媚眼,說道。

  「好說,下一次的貴族議會,是在我的城堡里舉行的,我已經準備妥當了?!鼓呂」舨桓抑筆佑?,但眼光卻淫邪的看著魔女身后的姬騎士。

  「啊呀呀,被人嫌棄了呢,克勞蒂亞,你就替我來好好感謝一下公爵大人?!拱棵覽鐨牧焐窕?,吩咐克勞蒂亞道。

  「遵命,我的女王大人?!箍死偷傺切辛艘桓銎鍤坷?,答道。

  「那公爵大人,祝我們合作愉快?!孤薇鋈」礁鼉票?,熟練的開了瓶公爵的珍藏,舉杯向公爵示意。

  「啊,合作愉快?!構粢簿儔疽?,不過兩只眼睛已經全部克勞蒂亞的淫蕩的英姿吸引住了。

  ------

  克勞蒂亞隨公爵來的主臥,正準備脫去自己的騎士鎧。公爵大人已經迫不及待的從背后一把抱住了姬騎士。

  「啊呀,公爵大人別急嘛。奴今晚都是你的人哦?!埂縛死偷傺?,你可知道,從你宣誓當上騎士長的那天,我就一旁見證,看你挺拔的英姿,我就愛上你了?!構羧嘧趴死偷傺塹哪套?,一邊說著情話。

  「呵呵,我的公爵大人,你這情話對多少人說過了,不會剛剛也對這頭母狗說了吧?!箍死偷傺強醋毆蛟諞慌緣陌鏊?,譏笑的對公爵說道。

  「哈哈,到底是騎士之花,騙不了你了,不過得不了你的心,得你的人也是一樣的?!?br />
  「人家的心已經給了羅賓主人了,不過公爵大人雖然得不了我的心,可一樣能用各種姿勢干我哦?!?br />
  「哦哦,這么無情的拒絕,還真是殘忍啊?!?br />
  「那就讓克勞蒂亞小婊子,用這下賤的身體,好好來安慰安慰公爵大人那顆受傷的心靈吧?!箍死偷傺侵沼讜詮舸筧說母扇畔?,脫去了最后一件褻褲。轉身,雙手繞住公爵的脖子,朝著公爵吻去。

  兩人濕吻了一會后分開,公爵被克勞蒂亞一把推倒在床上。

  「哎呀,想不到我們的騎士之花,竟然是這么淫蕩的婊子,我純潔的內心真的很受傷呢,」公爵表示自己真的很受傷。

  克勞蒂亞用媚眼嗔了公爵一眼。玉手握住公爵豎起的旗桿?!概?,是嘛?公爵大人,你這里漲的這么硬,看來傷的不清啊?!箍死偷傺撬底?,用自己的小嘴,替公爵開始療傷。

  「哦哦,想不到我們的騎士之花的口交技術這么好,果然是個天生的婊子?!構艋瓜朐俚饗返饗房死偷傺?。但原本強勢性格的騎士長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公爵的蛋蛋。將公爵剩下的話語全都捏了回去。

  克勞蒂亞用嘴唇夾著包皮從頂部到根部,使出深喉的技巧,讓肉棒頂到自己的喉嚨最深處,喉嚨做一個吞口水的夾的動作,頭左右旋轉,,讓肉棒感覺到喉嚨在摩擦。頭轉到另一個角度時再抬起來,舌頭在里面把整根包住,嘴唇這時候保持著力度。抬到龜頭處嘟嘴讓它感到唇內部那層柔嫩的皮膚,然后舌頭快速在龜頭與柱體那個凹槽里舔一下。然后不斷的重復再重復。同時雙手一邊揉著蛋蛋,一邊給輕輕捏著,不斷的刺激著肉棒。

  一邊含著,一邊克勞蒂亞還用自己的媚眼不斷向公爵說著情話,公爵雖然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也被這個妖精給打的丟盔棄甲。

  「哦哦哦,用力,克勞蒂亞,你果然是天生的婊子??!」公爵被打的落花流水之時。

  克勞蒂亞見公爵快要射了,主動將肉棒吐了出來。一邊用手繼續幫公爵打著飛機。一邊小嘴張開,舌頭伸出來,迎向公爵。

  同時,用一種渴望的眼神要看著公爵,公爵大人再也憋不住,終于徹底敗下陣來。

  等公爵射完之后,克勞蒂亞還俯身要親(舔)了肉棒一下。

  「公爵大人,奴家的技術還滿意嘛?」克勞蒂亞咬著公爵的乳頭,問道。

  「滿意,不能更滿意了?!?br />
  「奴家的小穴更緊哦,我的公爵大人!」

  「哈哈哈,來吧,你這墮落的婊子,我今天一定要用這根龍槍,徹底凈化你?!埂赴⊙?,公爵大人還真是威風呢,奴家好喜歡??!」克勞蒂亞一邊夸著,一邊跨著坐在了公爵身上。

  妖精與公爵的第二回合,馬上開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