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丑鱼尼莫海底总动员7正版dvd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士兵與少女
士兵與少女

海底总动员英文版:士兵與少女

「你在……為何而哭呢……」

  雨點淅淅瀝瀝,這裹挾著狂風的傾盆大雨直讓人抬不起腦袋來。

  此處是破舊的房屋間的不起眼小角落,平時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骯臟垃圾。它們的惡臭與污跡,隨著雨水蔓延到四面八方,散布著令人厭惡的惡臭。

  可是,卻有一個少年,蜷縮著身子,躲在這垃圾堆的角落中,身上那襤褸的衣著,倒是與這堆垃圾相得益彰。腦袋堆在臂彎中,撕心力竭的哭喊著。

  只不過,哭聲被這鋪天蓋地的雨,淹沒至無聲無息。

  明明知道哭泣會引來敵人,少年卻是難以忍耐心中的那份悲痛。

  磅礴的雨夜中,政府軍突然全副武裝,闖進了反抗軍的秘密基地。不分青紅皂白,便是將所有在場的人一并屠殺,包括少年的雙親。但他們只不過是在基地中打雜罷了。只有少年,在父母的掩護之下,狼狽的從垃圾管道里逃到這垃圾堆中來。

  緊隨而來的,是政府軍那整齊劃一的踏步聲。它們越來越近,似乎,馬上就要來到少年的跟前一般。

  「爸爸……媽媽……我也要……死了嗎……」

  少年不敢抬頭,生怕看到死神的面容。

  就在世界如此絕望之際,少年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些許異樣的聲音。

  那是清脆的腳步聲,如同美妙的鋼琴曲一般,帶著絕妙的旋律美,在地面上敲擊著,奏響一道希望之音。在這丑陋的、單調的世界中,顯得是那么格格不入。

  腳步聲越來越近,最后,在少年的身前,戛然而止,隨即,銀鈴般清脆的聲音響起,如同天籟一般,那其中飽含著溫柔的語調,仿佛讓少年絕望而黑暗的內心,重新亮起一盞燈火。

  少年抬起腦袋,用手抹去臉上的雨水,一雙迷茫的眸子慢慢聚焦,視線落在身前的人影之上。瞬息之間,少年的目光便是被這位少女牢牢吸引住了,無法移動半分。

  少女那璀璨的金發沾滿雨滴,有如晨曦般閃耀著,在這漆黑昏暗的雨夜中,是獨一無二的光芒。

  而她身上那華麗的純白洋裝,更是如同天衣一般,勾勒著少女成熟的身材,烘托出那無上高貴的氣質。

  是女孩子嗎……亦或是……那傳說中的……女神呢……少年看呆了眼,他不敢相信這個丑陋的世上竟有如此絕色。面對少女的疑問,他不由自主的敞開了心扉,將所有的情況,包括剛剛所發生的人間慘劇,用那笨拙的嘴巴,一五一十,全部傾述而出。

  「這位……女神,也請你快點走吧,那群惡魔馬上就要到了?!埂甘鍬稹股倥倘灰恍?,「放心好了,今夜,不會再有人,因此而犧牲了。我以……月神之名,起誓?!?br />
  少女的嗓音中仿佛含有讓人鎮靜的魔力。原本精神臨近崩潰的少年,此時終于從絕境中緩過氣來。鋪天蓋地的疲勞感,將他緩緩拉入夢境之中。

  「晚安。你的噩夢,會結束的?!?br />
 
  「那邊的人,給我舉起手來!」

  緊隨而來的士兵依稀看到了少女的身影,然而,在那雙眼睛徹底將少女看得一清二楚后,卻是連喘息也克制住了,生怕這聲音,打破了眼前美好的夢幻。

  天吶,她是神女嗎?士兵們持著槍,呆呆的想著。那璀璨的金發、精致嬌嫩的面容、純白無垢的華美洋裝,仿佛是上帝所創造的最美好的藝術品一般。

  尤其是那雙白絲玉足穿著一對近乎透明無暇的水晶高跟鞋,讓少女仿佛足不履地,漂浮于虛空之中,不染半點塵埃一般。

  太美了,士兵呆然不動??上?,這種美帶來的,是肉欲的狂熱。

  短暫的屏息后,男人們本能中那種野性般的肉欲便是開始反彈、勃發,迫使著他們一步一步,去靠近那位夢幻般的神女,用手中的槍械制服她,用胯下的陽物征服她。他們口中喊著威脅的話語,槍口已然對準少女,生怕放跑了這絕美的神女。

  只不過,這熾熱的視線,卻是讓少女直感作嘔。士兵們的雙眼仿佛要看穿少女那華美的洋服,將那雪白嬌嫩的肌膚完全納入眼中,尤其是自己那最為私密的兩處,更是被極力注目著,仿佛下一刻便是要被侵犯一般。

  如此赤裸裸的視奸,在日常逛街的時候,對少女而言便是習以為常。那些街上目睹著少女美艷之姿的猥瑣癡漢們,更是流著三尺涎液,雙眼滿是色欲,仿佛恨不得馬上便是掏出胯下陽具,用自己惡臭的精液,迎著少女那詫異而羞愧的俏臉,將她全身染得一片腥黃。

  少女雖是心如明鏡,但卻不能根據癡漢們的想法,來給他們定罪。無奈之下,少女只得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后,便是快步走開?;購?,那些人迫于少女那高冷清幽的姿態,未敢上去在做騷擾。

  只不過,眼前這些軍人,與之前那些只敢視奸而不敢動手的癡漢不同。他們眼神中帶著狂熱與沖動,仿佛要將少女那華麗的禮服燒的一干二凈。那蠢蠢欲動的四肢,仿佛下一刻便是要把少女壓在身下,盡情肆虐。

  單是軍人們的目光,便是讓少女心底一陣發冷,俏臉上浮起一絲慍怒的紅暈,同時,她也忍不住夾緊那豐滿的白絲美腿,藕臂一橫,護住自己那飽滿欲墜的雙乳,同時,紅唇翕動,對著士兵們下達了冰冷無情的判語。

  「變成肉欲的野獸了嗎……那么,就沒有任何留手的必要了呢?!股倥鈧?,這些政府軍的軍人們,在政府那的高壓一統思想綱領之下,早已淪為了頭腦單純的殺人機器,思想中只剩下殺戮與肉欲了呢。

  但,士兵們不過是走卒,罪魁禍首卻是那個如九重天般高高在上的政府,也因此,少女并不愿意對他們趕盡殺絕,她所想著的,只不過是略施懲罰而已。

  如同天使對受苦受難世人的憐憫一般,少女美眸清冷,看著迫近的士兵。原本淡藍色瞳孔,仿佛煥發著絲絲凜冽的月光--少女開始驅動體內神力了。

  身旁的虛空中,點點星光亮起,閃爍著皎月的光芒,如眾星拱月一般,匯聚在少女的身邊。這就是,少女身為月神的證明。

  只不過,這雙晶瑩的美眸反而讓士兵們更為狂熱,忍不住用要用野蠻下流的手段,將這雙眼睛玷污至渾濁不堪。

  「別動啊,小姑娘,要不然叔叔們的槍很容易傷到你呢……對對,就這樣……」眼看著自己與少女只剩下一個身為的距離,已然按捺不住,一個擒抱,士兵便是撲了上去,想要把這神女狠狠撲倒,按在胯下便是一番凌辱。

  「惡心?!拐廡┦勘遄派倥木瀾殼?,她又豈會不懂。高潔的少女絕不會容忍暴徒褻瀆自己的身子,單是聞到它們身上的氣味,便是感覺一陣作嘔。

  必須給得他們點教訓呢,,少女如此想著,那么,就讓它們見識一下月神的那絕代無雙的姿態與超然的實力吧。

  心念一動,身隨意轉,少女纖指揮動,帶著純白蕾絲手套的柔荑,在空中一劃,帶著點點星光,匯成一道金色的絲帶。月神之力的奇妙之處,便是能化為少女所需要的一切武器,同時,更附有種種玄妙功能。

  這金色絲帶不過是稍稍觸及到了士兵的身子,其上的充盈能量隨即化為道道金色的鎖鏈,緊緊實實的捆住了敵人,隨即輝光大燦,將士兵身上那一股蠻力盡數壓制。

  那頭野獸,瞬間就失去力量,變成手無縛雞之力的三歲頑童,連聲音都難以發出后,便是轟然倒地,倒在地上,看樣子十分痛苦。

  「放心吧,只不過給你一個教訓而已,你們也……不過是可憐人罷了?!股倥萑壞哪抗庵?,帶著一絲歉意,若非迫于無奈,少女也不愿下此重手。

  只不過,士兵們仍然如狼似虎,前仆后繼,大聲嘶吼著,想著把少女就地正法才為之后快,雙手狂亂的舞動著,身子如鐵塔一般,臉上橫肉糾結。

  少女略微嘆息一聲,雙手在空中變幻著奇妙的姿態,在紛擾的攻擊中,將金色絲帶施與在對方身上,一雙玉足閃轉騰挪,從鐵塔中翩躚穿過,如舞蹈般優美。

  瞬息之間,便是將近身的士兵解決,身旁只剩下幾個嚎啕大叫的可憐人。

  美眸看著最后一個士兵,玉足點地,點點星光聚在少女水晶鞋旁,化為羽翼,襯著少女的身形翩然而起。

  轉瞬間便是如夢幻魅影般,降臨至士兵身后,隨即美腿舒展高抬,一個漂亮的側踢,水晶高跟便是一擊踢在對方的腦袋上。

  帶著月神之力的這一腳,瞬間便是將士兵踢得嚎叫倒地,雖是沒有封印,不過,依照少女的經驗,他恐怕一時三刻之內,也只能乖乖躺著了。

  輕松解決敵人,少女的俏臉之上仍是冷若冰霜,眉宇中帶著些許憂慮。她心知這些人不過是馬前卒罷了,倘若再不走,恐怕到來的便會是全副武裝的大隊人馬。那時候,恐怕自己單槍匹馬,也難以與對方抗衡,只能乖乖舉手投降了吧。

  只不過,剛剛倒下的士兵,卻是還未昏迷。在目睹了月神少女那輕靈絕美的戰斗之姿后,士兵對少女的渴望之情越盛。連少女的一絲衣角都觸摸不到,士兵難以咽氣。

  他掙扎著吱吱作疼的身體,抬起頭來仰望著少女,眼神中滿是憤怒與不甘。

  只不過,少女哪里會在意無名小卒,玉足一轉,身形帶著裙擺翩然一扭,便是準備離開。

  心念至此,少女已是準備帶著剛才的少年,返回自己的家中。然而,就在少女準備轉身離開之際,卻是發覺,自己玉足卻是被什么東西纏住了,竟是動彈不得。

  待到少女扭頭一看,發現原來是剛剛倒地的士兵,重新爬了起來,不僅如此,他還死死拽住少女的腳踝,直把少女的小腿抱在了懷中,用自己的身體與四肢死死固定,如同化為了一塊鐐銬,縛住了少女的玉足一般。

  「終于……終于抓住你了……」就在少女準備運用羽翼之力,飄然離去之時。

  士兵卻是覷準了玉足點地,尚未離去的順便,掙扎的用最后的力氣撲通起來,張開四肢,一把便是抱住了少女的小腿,將后者死死的定在地上。

  而且,士兵得手之后,更是抬起頭來,癡呆般露出淫笑,雙眼盯盯的看著少女那齊臀短裙之下的旖旎風光。

  少女那雪白的股間美肉,與那純白的蕾絲內衣,只憑一雙單薄的白絲褲襪,又豈能遮掩得住,而且,絲襪的朦朧美,更是為那絕美的裙底風光增添了一絲不可觸摸的誘惑之美。

  單是看著,士兵已能想象得出,內衣之下的桃源密地,該是多么美妙銷魂。

  還有,那渾圓挺翹卻不臃腫的一對雪臀,倘若能將自己的陽具整個包裹起來,那恐怕自己要爽到上天了吧。士兵雙眼圓瞪,顯然是意淫得不能自拔了。

  愣了半晌之后,少女才回過神來,雙腿并攏,用手捂住禮服短裙。只不過,那一抹絕色已被士兵舔干抹盡。

  「快把人家的腳……放開?!股倥淅淥檔?,她沒想到這士兵居然如此頑強,明明虛弱之極,卻還是要死死纏著自己。雖說,自己可以輕易將這個士兵打至重傷。

  然而,看到那副可憐兮兮的癡呆模樣,本想下手的少女卻有些許于心不忍,只盼望這傻掉的士兵會乖乖聽話,放了自己。

  只不過,這個士兵已是神智癲狂,對少女的話充耳不聞,似乎是剛剛被踢傻了,又或者是極度垂涎少女美肉,只憑本能行動。

  的確,單是視奸意淫,如何能滿足士兵那高漲的肉欲,他已經恨不得馬上與少女融為一體。

  惡向膽邊生,在少女驚訝的目光中,士兵竟是直接張開大口,對準少女那筆直修長的白絲小腿,直接一口咬下,仿佛是想將少女的柔軟美肉吞進肚子中。他一邊啃咬著,不時發出滋遛滋遛的唾液聲,仿佛嘗到了人間美味一般。

  而那粗糙的舌頭更是隔著單薄朦朧的白絲,舔舐著少女的嬌嫩小腿,直把一雙單薄的絲襪,舔至透明。

  「好疼……」少女秀眉微蹙,雖然有月神之力的加持,然而自己的身體卻依舊嬌弱。不僅如此,這士兵下流的性行為更是讓少女打從心地一陣厭惡。充盈的月神之力在手上匯聚,少女紅唇微張,冰冷的下達了最后的通牒,「快放開,不讓我要下殺手了?!?br />
  但士兵食髓知味,口中更為用力,牙齒如野獸吃生肉一般,恨不得直接撕下少女的一塊美肉,哪里還會對少女的話語有所反應。

  咬到情深處時,士兵胯下的黑龍,已是忍耐不住,硬生生頂開褲襠,張牙舞爪的探出身子來。粗壯的棒身上,青虬爆起,每一根血管都充滿了蓬勃情欲,馬眼撐大,吐息熾熱,仿佛要將積攢多時的情欲完全噴射出來一般。它就如此趾高氣揚的抬起龍頭,對著少女的俏臉,耀武揚威。

  月神少女此時才是第一次目睹男人的性器官,而且還是如此兇猛的一頭巨獸,霎時間,竟是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美眸仿佛被吸引了一般,從肉棒上挪不開半分。

  天吶……這根性器官,居然有自己的小臂般粗細,少女呆呆想著,男人們都如此厲害嗎。而且,隔著半個身位,少女竟是能依稀聞到,肉棒上那濃烈的雄性氣息,直把她弄得頭暈眼漲,原本清冷凜然的俏臉之上,第一次出現了羞澀的一抹酡紅。

  閱女無數的士兵,自然能看穿那純真無垢的小腦袋。想到強大高冷的少女,在自己的肉棒面前,居然也露出如此丑態,心里一陣得意,臉上笑得更是得意猙獰,仿佛炫耀一般,將陽具搖頭晃腦般甩弄著。

  趁著少女愣神之時,一把握住她的高跟玉足,用力一拽,嬌嫩的白絲玉足與水晶高跟鞋,竟是被脫了下來。

  五根鷹爪般的手指野蠻粗暴的揉捏著少女的珍珠般的腳趾,感受著那只玉足的精致,足弓之優美,還有那白絲的滑膩。

  恨不得馬上與這玉足進一步親密,士兵迫不及待,直接挺起陽具,往少女的絲足足心插去,便是扭起臀部,把少女的玉足與水晶鞋,當成飛機杯一般,瘋狂的抽插起來,用少女最美好的部位,滿足著自己下流的官能。

  士兵一邊玷污著少女,一邊露出癡迷的淫笑與嘶啞的聲音,已然深陷其中,難以自拔,感受著水晶那玄冰與白絲美肉那溫熱的觸感,仿佛品嘗著冰火兩重天一般,濃稠的前列腺液已從馬眼冉冉冒出,隨著抽插,將少女的白絲粘的黏黏稠稠,不成模樣。

  當陽具鉆到少女的足心,感受著腳底下仿佛踩踏著一塊燒炭般的觸感,少女才如夢初醒,只不過稍一愣神,自己的玉足便是被玷污至如此地步。

  感受著小腿上那即粘稠又疼痛的觸感,無論如何,少女已是無法忍耐?!付裥摹?,少女忍不住嬌斥一聲,接著藕臂一揮,帶著璀璨星光,便是在士兵的背上狠狠拍落。

  這下打的結結實實,士兵雖是身體魁梧,卻也扛不住這一擊,口中鮮血猛噴,竟是直接嘔吐在了少女的白絲美腿之上,弄得一片狼藉。

  只不過,縱然士兵受了如此重傷,少女無奈的掙扎著玉足,也依然無法將美腿抽出。倒不如說,身受重傷的士兵在死前回光返照,更為瘋狂,高漲的性欲已然馬上要迎來潰堤,如同絕唱一般。

  在少女扭動玉足時的踐踏之下,士兵終于是爽到了極點,紫黑色的龜頭噴射出一股股濃稠腥黃的精液,直接射進了少女的水晶高跟鞋之中,將這絕美的藝術品,徹底染上自己的顏色與味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