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丑鱼尼莫海底总动员7正版dvd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神照峰迷情
神照峰迷情

优酷海底总动员:神照峰迷情

「想不到那外表看似忠厚老實的慶王,內里竟有如此厲害手段,竟能將孤那生性冷傲孤高的白雪皇侄女這般與著眾人一同玩弄在床笫之間?!孤沓的詿蠡市至Я納舨晃蘧?,淡淡然笑道:「無怪乎這幾日里誠皇弟你的身影總是神出鬼沒,想來卻也享受到了孤那白雪皇侄女的旖旎風采?」

  「慶歷那老色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趁著祈白雪那小嫩丫頭傷重,這才有膽量夜里帶著一幫宗族子弟們摸上門去,給那小丫頭開苞玩腿兒操嫩穴兒嘛!」大皇兄璃龍一言既出,卻聽那誠皇弟原本興致高昂的聲音忽地一下結巴了起來?!膏擰劣諛切⊙就返姆綺陜鎩狻掛膊瘓∪弧?br />
  「噢,莫非誠皇弟你有難言之隱?」璃皇兄好似猜出事情關鍵,蒼老而虛弱的聲音呵呵笑道。

  「大皇兄真是料事如神!」那誠皇弟的聲音「哼」了一聲,好似頗為不快道:「祈白雪這小丫頭片子的狠辣勁兒真是不??!昨日晌午,孤見那慶歷老鬼一個人鬼鬼祟祟的躲在床上偷偷操那祈白雪丫頭的小嫩屁眼兒,操的那小嫩丫頭『哼卿哼卿』的閉目低低直喘。孤在一旁看的心癢,一下來了興致,便也一并脫了衣服,跟上前去,尋思著和慶歷老鬼一同玩個雙龍戲鳳的花花架子。但豈料這還沒插將進去呢,孤不過是順手揪了揪那祈白雪那丫頭胸前的一對渾圓大奶兒,那黃毛丫頭便炸了毛,起身一掌把我倆都推開了,還說什么今日到此為止。王弟我興致正高豈能答應,卻不想那膽大包天的狠辣丫頭竟而倏出一指點中孤的下身脈門,害的王弟我至今為止都是不能行房……」

  「哈哈哈……誠皇弟,依我看啊是你這老色鬼太性急了,根本就不懂女人吶!」卻聽那大皇兄璃龍的老態龍鐘的聲音呵呵一陣大笑,道:「誠皇弟,皇兄是過來人,須知這女人都是要含在嘴里,化在掌心慢慢去疼的,我那白雪皇侄女初經人事,破瓜不久,似你這般脫了褲子就干的粗暴行徑,她豈會沒有意見,孤看你啊,還是去向那慶歷親王多去討教討教,問問他是如何將我白雪皇侄女哄騙到床上任其抽插前后二穴的吧!」

  大皇兄璃龍的聲音嘲笑了一陣,繼而說道:「不過誠皇弟你也別氣餒,待得辦妥此事,大皇兄我歸返宮中定尋幾個不出世的高人替你化解此厄,待你重振雄風之日不妨帶上他們,再去那寒玉宮中尋孤那白雪皇侄女,教她在床上怎樣做一個合格的女人!」

  「那王弟之事就全然托付于大皇兄了?!鉤匣實艿納舸笙補?,憤憤然道:「哼哼,祈白雪那長腿兒丫頭不是傲嗎?待孤再歸返神王宮之日,定然叫那孤傲丫頭見識見識我誠蛟親王的厲害手段,定找幾個人一同玩她,前后夾擊,操的她兩個小嫩穴兒開花,夜夜都合不攏長腿兒!」

  而此時間,馬車內耳旁驚聞不斷的趙啟早就已經是聽的是雙眸血紅,渾身氣血上下翻涌不止。趙啟鐵青著個臉,伸手從背后緩緩取出G-?。玻彩階杌韃角?,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車窗外那奢侈的不像樣的馬車內兩個胖瘦人影。只待氣機鎖定之后便一槍結果了這兩個言語中肆意侮辱祈白雪的慶氏皇族淫徒。

  但卻不知道為何,在趙啟隱隱約約間就要鎖定那馬車內二人之時,內心又是生出了一個與先前想法截然相反的古怪的念頭,「我若能助此二人達成心愿,豈不就是說日后在寒玉宮內也能向他們一般,隨隨便便的就能將白雪妹子抱到床上去插穴兒玩足……」一想到祈白雪在床上赤裸著她那不沾染一絲凡塵的白嫩赤足,被著神王宮一眾淫徒們含在嘴中,肆無忌憚的掰玩品鑒射精的那一暮暮香艷場景,趙啟內心中憤怒之余,卻是忍不住的一陣劇烈顫抖,小腹之上熱流涌上,褲襠內那猙獰事物竟爾控制不住的怒然勃發起來。

  「為什么神王宮這群不知羞恥的老家伙們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輕而易舉的將白雪妹子搞到床上去插足兒玩穴,肆意內射?到底憑什么……難道僅僅憑借著他們是慶氏王族的身份血脈嗎?」

  「我不服……蒼天不公……」在這兩股羨恨膠著的極致扭曲情緒里,趙啟單手抱頭,五指緊緊插入發絲,驀地發出一聲低吼,眸中兇光大盛,當即便要扣動扳機,將眼前這支車隊肆意殺戮之時,關鍵時刻卻有一只冰冰涼涼的柔軟手掌輕輕撫上趙啟那因暴躁發狂而扭曲變形的黝黑臉頰,繼而沿著趙啟脖頸胸膛小腹一路向下撫去,伸進褲襠,一下緊緊握住了趙啟那堅硬如鐵石的猙獰事物,緩慢而有節奏的上下擼動起來。

  「啊……」感受著那包裹住自己下體手掌中傳來的驚人柔軟力道,趙啟『嘶』地倒吸了一口涼氣,徒然醒悟過來,當即松動槍支,低頭轉目看向下,卻見懷中原本正在酣酣昏睡的云韻不知道什么時候清醒了過來,兩只好看的美眸微微張著看向自己,那病態而蒼白的臉上不見有一絲血色。

  「韻兒……」趙啟轉動身形,正欲伸手向前將胸前云韻緊緊摟在懷中之時,卻驀地聽聞云韻那還在病中虛弱的聲音說道:「淫和尚,別動!你久積欲火,未曾宣泄,以至于邪祟入體滋擾心神,若你還想好好活著,就閉上眼睛好好的享受吧!」

  趙啟驚覺云韻那伸入自己褲襠中握住自己下體的柔軟的手掌忽地一陣加力擼動,發出『吧唧吧唧』一陣陣不堪入耳的淫靡摩擦之聲,趙啟頓時只覺小腹中酸麻一片,下體偌大個事物突突亂跳不止。

  「韻兒的小手…好柔軟…竟是這么的爽……」趙啟看著云韻那微紅的小臉,一邊吸著涼氣,一邊竭力克制著腦海中那隱約而然的想把懷中女子剝光了衣物,壓在胯下插穴兒射精的沖動想法。

  「你在想祈師姐!」恍然間,趙啟卻聽云韻虛弱的聲音問道。

  「嗯!」趙啟點了點頭不置可否道,在自己最心愛的女人身旁,趙啟并不想有所隱瞞。

  「無恥淫徒!」云韻忽而一咬貝齒,說著話間,手掌更是加了幾分力道,將趙啟一根黑長大屌擼的青筋突起。

  趙啟感受著云韻掌間傳來的一陣陣令人銷魂欲死的緊小嬌嫩,口中吸著氣道:「怎么,聽我說喜歡你祈師姐,你卻吃醋了?」

  「還是那句話,你配不上她們!」回應趙啟的依舊是云韻那句冰冷冷的犀利言辭。

  「哼,總有一天我會證明給你看的!」趙啟的情緒彷似被云韻毫不留情的一番話語所重傷,動念間,眼前景象扭曲變幻,好似又聯想起那日祈皇朝對自己所述楊神盼光著翹著那滿是被男人精液射滿的屁股,跪在地上,替著神殿一眾淫徒含屌吃精的極致撩人情形,不由下體之上又壯了一圈,小腹收緊,嘶聲道:「女人,抓緊我,要射給你了!」

  瞬見趙啟渾身黝黑高大的身軀剎那緊繃起來,宛如一頭發情公牛,呼哧呼哧粗喘著大氣,不住震顫著身軀,頻頻抬首挺腹,將被云韻握在手中的一根黑色粗長大屌,「啪嗒」「啪嗒」,插的飛起。少頃,脹紅的的龜頭之上一陣劇烈收縮,趙啟喉中發出一聲幾似泄欲,舒服到了極點的厚重沉哼。隨見一股股濃稠不已的乳白色精液宛如道道強勁水箭,肆意噴射而出。眼見偌大個馬車車廂內就要被趙啟射的一片狼藉,云韻倏出一只潔白手掌輕輕掩住趙啟脹紅通紫的下體,手掌之間「叭叭」傳來趙啟一陣接連一陣的狂猛射精之聲。趙啟這股強猛有力的陣陣滾燙精液,盡數都噴打在了云韻那只溫潤如玉的潔白手掌之上。

  好半響功夫,趙啟這才堪堪停下了他那一陣高似一陣的突突激射,黝黑壯實的身子打著顫兒,嘴里一陣一陣舒舒吸氣道:「真真是爽死我了……果然還是這種美妙滋味最為誘人?!?br />
  趙啟說話之際,眼睛目光堪堪迎上云韻那對明亮如熾的眼眸,心中一突,瞬間只覺自己好似一只骯臟不堪的過街老鼠一般,齷蹉至極:「真該死,為何我每次只要一想到白雪妹子亦或是盼兒姑娘在床上被人肆意插弄射精之時就這般瘋魔,難道我真如祈皇朝說的那般是個變態不成?」

  趙啟面對云韻眼中那看似寞若的目光,心中只覺歉然無比:「韻兒,對不起,我……」

  話音未落,卻被云韻一下從中打斷。云韻那微帶著幾分虛弱氣息的聲音說道:「趙啟,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幫你也是迫不得已,你不必向我再解釋什么,好了……我很疲乏也沒有力氣再幫你做些什么,你如果還不覺滿足,便請自行動手吧,我不介意你對我做些什么?!顧蛋?,背過身軀,卷縮成一團,緩緩閉上了她那疲憊不已的美眸。

  「韻兒!」趙啟看著懷中面色蒼白,氣息虛弱的少女,只覺心中歉然無比。不由伸手抱緊了云韻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纖細腰肢,「抱歉,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依然無法保證是否能夠改變過去發生的一切?!?br />
  時間過的很快,晃眼時間,護送趙啟與護送二位親王的車隊就已經在這蜿蜒崎嶇的山道之間行過半日時光,抵達了神照峰那氣勢恢宏的山腳之下。

  在這半日時間里,趙啟曾幾數次運動腦中靈覺,妄圖再度探聽側身馬車內二王言談中的信息情報。他的心中隱隱渴望著聽見有關于祈白雪的一切信息,卻不想徒遭橫阻,他所運發的神念方一探出,就被馬車上方那長眉僧渾身散發的一股詭異力量堪堪逼回。趙啟徒獲敬皇城與祈白雪二人畢生修煉的大半真力,自身實力已然強到一個尋常人等不敢想象的地步,自是不會甘心就此放棄對馬車內二王的信息窺視。

  他本欲運起全身之力再與那盤腿踞在馬車之上的長眉老僧較個高下,卻又奈何此時間懷中云韻復又陷入那沉沉的昏睡當中。趙啟唯恐二人比試,波及懷中佳人,這才堪堪放棄了與馬車上長眉僧一較高下的想法。

  趙啟抱著懷中昏睡佳人定定立在書寫『神照峰』那三個蒼穹有力朱紅大字的巨大碑石之下??醋拍墻バ薪ピ?,消失在崎嶇山道之間的豪華車隊,心中感慨萬千。曾幾何時自己也能躋身抬腳邁入這慶氏皇族的上層領域,只手掌控一切?
  趙啟心中明白,經此一別,自己在短時間內怕是再難輕易見到那赤足蹁躚,孤高冷傲的祈白雪了!

  「白雪妹子,愿你能夠遠離神王宮這污黑齷蹉的人間煉獄!」趙啟輕輕嘆了一口氣,抱緊懷中佳人,向著神照峰頂神罰殿方向一步一步踏階而上。

  這說來也怪,趙啟本以為自己一力格殺了萬象門四當家齊虎與一應門徒之后,萬象門一眾黨羽一定會想方設法的瘋狂報復自己。是以趙啟在一路之上運起全身靈覺,高度布控在歸山之路的每一個角落,試圖將危及自己的風險程度降到最低。趙啟費心耗神的戒備著,全然不敢松懈,倒不想這一路之上竟是風平浪靜,半點伏兵痕跡也無,全然枉費了趙啟這一路歸山之行的小心謹慎。

  「奇怪,這不對勁!」

  神照峰表面情況越是平靜,趙啟心中越發感到詭譎,趙啟經歷過許多兇險,知道遇到眼下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這第一是萬象門知道自己實力強橫,異于常人,想盡量麻痹放松自己,以求在最后關鍵時刻出絕手擊之,一擊致命,這其二便是神照峰中出現其他巨大變故,以至于萬象門人手吃緊,不得不收縮人手,謀奪其他。

  而趙啟卻深深知曉,這兩種情況無論是哪種情況對自己來說都是一種巨大風險,他不敢放松自己對周身的絲毫警惕。

  趙啟運起腳力,在這蜿蜒奇險的陡峭山道階梯中再行一陣,已然抵達了半山腰,望著半山腰間那三點一線,連綿成群的巨大建筑,趙啟驀然間鼻間一縮,竟似乎聞到了一股混合著泥土清香濕重的血腥之味。

  「不好,這里似乎曾經有人廝殺過?!拐云粑拋牌?,心頭一動,抬頭看去,卻見山門中玉道正側方橫七豎八的躺著七八名身著青白二色道袍的神照峰弟子。趙啟上前一探卻是發現這七八名神照峰弟子的死尸傷口各異,且傷口溫熱明顯剛死不久,瞧著滿地伸延的血跡與一排排雜亂腳步,明顯便是從一場小遭遇戰中相斗的落敗一方。

  「瞧著情形,看來是只有第二種可能了,只是不知這神照峰中為何徒生內亂?」趙啟帶著心中疑惑,追尋著地上痕跡一路追蹤,半柱香的功夫,追蹤到神照峰側殿方一片森森郁郁的蒼樹林。

  在這片蒼郁的老樹林中喊打喊殺之聲呼喝連天,不絕于耳。趙啟不假思索,當即便抬腳邁步走入當中。

  此時的趙啟體內真力大增,儼然有信心不依仗槍械之力,也能在一眾神照峰兇徒面前,護得周身無礙。

  趙啟穿過蒼樹林中一片靄靄白霧,只聽打殺之聲越發響亮。伸手撥開身前枝葉,可以清楚的瞧見樹林當中有著身著青白二色道袍的兩撥約莫近百名神照峰弟子正在持劍相互火拼。此時樹林中約莫大半身著白色道袍弟子們占據著絕大優勢,手持利刃將余下約莫二三十名青袍弟子包圍在內,正一步一步緩慢縮小著包圍圈,收割著青袍弟子一方人馬的性命。

  「花玉道人?」趙啟瞧見青袍弟子正中正勉力抵抗著一個枯瘦老者進攻的矮壯道人,不由心中微驚,脫口說道。

  那花玉道人本自漫天揮舞著手中浮塵,拼命抵抗著眼前枯瘦老者一招快似一招的狠辣進攻。忽而聞聲瞥眼瞧見了從側殿樹林中走出,懷中抱著云韻的趙啟,心中登時大喜過望,驚呼一聲連道:「尊者大人救我!」

  那枯瘦道人乍聞花玉道人口中之言,頓時心中一驚,停下手來,撇頭看向趙啟,遲疑片刻,忽而陰氣森森的道:「你就是那大廟里的和尚趙啟?」

  趙啟瞧見那枯瘦道人臉上的兇惡神情,卻絲毫不放在眼里,淡淡道:「本尊乃為神照峰一峰之主,你即為神照峰一脈門徒,卻怎敢直呼本尊之性名?!?br />  那枯瘦道人聽見趙啟一番言論,臉上閃現一絲兇惡神情,厲聲喝道:「很好,你既自承身份,那便還我四弟命來!」說罷,當即呼喝一聲,仰頭喝道:「孩兒們,一起助我割下此撩狗頭,替四當家的報仇!」話音落下,雙手一揮袖袍,枯瘦的手掌間迸發出兩團黑色真氣,當先一人帶領著身后一眾門徒向著趙啟蜂擁而去。

  「四弟?這群人原來都是萬象門的爪牙?!拐云舨恢螄竺盼斡牖ㄓ竦廊嗽謖饈髁種型椒⒒鵪?,瞧見那枯瘦道人帶領著一眾門徒向著自己瘋撲而來,也不驚慌,當即沉喝一聲,模仿著敬皇城不怒神威彈壓之勢,真力至丹田而出流轉全身,復又一下至周身百骸中一下盡數運發至外。

  剎時間,蒼蒼郁郁的樹林間狂風大作,趙啟精純真力彈壓之下,卻見那以枯瘦道人為首的一眾萬象門兇徒如中風邪,各個都被定住身形,凝滯動作,立在原地不能稍動,唯獨那枯瘦道人手爪之間抓著一團黑霧,踉蹌掙扎著步伐,向著趙啟一步一步緩慢逼進。

  「功夫練的不錯,經我真力威壓,竟還能有所反擊?!拐云糶鬧形⒁瘓熳約禾迥諶緗裨毯木藪罅α?,如受鼓舞般,口中再度大喝一聲,單手握拳,沉下膝蓋,壓榨丹田真氣,使出渾身之力壓迫著至自己體內迸發而出的精純真力,向著前方枯瘦道人身軀聚攏而去。

  那枯瘦道人再度遭受趙啟真力逼迫,頓時前撲步伐再度緩慢起來,只見他額上青筋直冒,牙齒咬的的『磕嗤』作響。他雖是此般狼狽模樣,卻依舊試圖掙扎著腳步,猶如一只失重木偶般,向著趙啟艱難逼行。

  十步,九步,八步……當那枯瘦道人使盡全身之力距離趙啟只余剩下最后五步之時,卻聽一連串的『噗』聲震響,竟是枯瘦道人身后一眾門徒們一個個撐不住趙啟威壓,七竅流血倒地暴斃而亡。

  那枯瘦道人卻絲毫不顧及身后一眾門徒之暴斃慘狀,仍舊小半步半步的挪動著身軀,試圖近身趙啟。又過片刻時間,那枯瘦道人距離懷抱云韻的趙啟只剩三步之遙,但僅僅只是這前進的兩步,就讓那枯瘦道人的雙眼耳鼻之中緩緩流出了一絲殷紅之血。

  「四弟,報仇!」枯瘦道人終于再也承受不住趙啟施加的壓力,顫抖著身軀,停下腳步,噗嗤一聲,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染紅了胸前道袍。

  這一幕幕慘景是何等的似曾相識,趙啟心中不無感慨,「你有勇氣向我挑戰,這很好,但是我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強,而你此時已經沒有機會了,我不是敬皇城,也沒有他那等自負的勇氣,我絕對不會給你任何翻盤之機!」說罷嘆了口氣,在花玉道人驚異的眼光中向前走了兩步,行至枯瘦道人身前,氣沉于膝,忽而暴起一腳,使了個剛猛無儔,又快又絕的高鞭腿,將枯瘦道人那大睜著雙眼狠狠盯著趙啟的頭顱一下狠狠踢飛。

  花玉道人眼見那此前還逼迫的自己狼狽不堪的枯瘦道人沒怎么動作,就這樣被著趙啟暴起一腳踢的人首分離,當即嚇得渾身一個哆嗦,對著趙啟躬身跪拜道:「尊者大人神功蓋世,小道萬分敬仰!」

  趙啟閉上雙眼,靈臺清明,丹田腹中默運明神功,緩緩收回剛剛發出的勢道:「好了,花玉道人,不用拍馬屁,你知道我想聽些什么,說吧,我不在的這些天里,神照峰中到底發生了什么?!?br />
    「尊者大人,那日你收拾了齊虎兒那莽漢后,萬象門的那幾條大狼狗們都發了瘋,在神照峰中瘋狂找你,卻哪知這一群大狼狗們尋至那鶴老兒的神鷲峰地界時竟與那鶴老兒發生了沖突,雙方人馬俱都火拼了起來,各自都折了不少弟兄?!夠ㄓ竦廊碩⒆耪云粞垌?,咂巴著嘴唇,小心斟詞酌句道:「這雙方人馬在神鷲峰中火拼一場也就罷了,那都是一場誤會,各自賠禮道歉解開便是,可卻哪知道此后一日之間,萬象門與神鷲峰雙方高層耄耋莫名其妙的在各自殿堂廟宇中陸陸續續的又死了好幾個,暗殺手法都是出自雙方高人之手,這一下大家都炸了鍋,那鶴老兒的首席大門徒成瘋子與萬象門的眾馬匪不管不顧又互相大肆攻伐了起來,來來去去,這幾場拼斗下來雙方委實隕落了幾個門中好手?!?br />
  花玉道人說到這里語氣忽而變的委屈起來,咬牙切齒的罵道:「我神兆宮本來沒啥卵事,樂得看到萬象門與神鷲峰二門在這神照峰中拼個你死我活,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放出的消息,說那一日里萬象門與神鷲峰死去的幾個老東西都是出自我沈師兄乾坤倒轉的手筆,居然污蔑是我沈師兄在尊者大人你的授意下故意暗下殺手引得二門爭斗,最后好坐收漁翁之力掌控全峰?!?br />
  「哦,那你們為何不解釋清楚,就任由這條謠言肆意蔓延?」趙啟眸中目光閃動,如在深思,不緊不慢說道。

  「我們倒也想啊……還不是因為那日我領著尊者大人去齊虎兒那處行宮給人落了口實……」花玉道人說到這里一連串的叫著天屈道:「小道百口莫辯,那萬象門與神鷲峰近幾日火拼加劇,怨氣頗深,經人這么一挑撥居然把氣都撒在了我神兆宮頭上,竟然一起聯起手來對付我神兆宮,今日若非尊者大人你的搭救,小道這條性命就要被氏也那老東西給葬送在這里了!」

  花玉道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著,忽地一下搶到趙啟身前躬身拜下,道:「眼下萬象門那群大狼狗們與鶴老兒的神徒們正圍攻我沈師兄的神兆宮,情勢岌岌可危,小道萬不得已之下這才率領一支人馬偷摸突出重圍,前去求援,竟不想被氏也那老王八給盯上,險些丟了性命,還請尊者大人看在小道曾經百里馳援的情面上救我沈師兄一命!」

  「那你卻說說,我為何要幫你呢?」趙啟聽了花玉道人一方訴求,表面上古井不波,兀自有整以暇地說道,心中卻是震驚萬分:「是他,一定是他,這等驚人的手筆只有他這等計謀無雙的梟雄才能做的出來,這伏月門主當真是好手段,竟能借我之名,在短短的數日時間就攪的神照峰中亂像四起,相互攻伐,若非我及時趕回,想來要不了多長時間這神照峰中的大小勢力就要被他斷月峰一脈侵吞的一干二凈,屆時我便算空有一身武力也要被他從中架空?!?br />
  「我一定得制衡伏月門主,不能讓這件事情繼續擴大蔓延!」趙啟內心恒權再三,最終采用最穩妥的一個想法。

  花玉道人聽了趙啟此言,臉上神情微微變化,猙獰了片刻,似乎是做出了最后決定,當即雙腿跪地,一拜到底道:「我愿代我沈師兄向尊者大人您起誓,若尊者大人你能助我神兆宮一脈脫此大難,我神兆宮一脈愿為驥尾,從此追隨尊者大人刀山火海,絕無二話!」

  「此話當真?」趙啟的雙眸漸漸明亮起來。

  「若違此言,我花玉道人便如此指!」花玉道人狠勁上身,竟爾一咬牙,伸手捉住自己左掌小指,奮力一扯,只聽『吧嗒』一聲,左手小指竟被他自己生生扯斷了半截。

  趙啟看著那疼的滿頭是汗的花玉道人,忽而仰頭哈哈一笑道:「花玉道長誓而斷指倒讓本座刮目相看,也罷,今日本座便當還你一個人情,去救你那沈師兄,只是你切莫忘記今日你斷指起誓之言!」

  趙啟正愁自己毫無根基建樹,眼瞧天大的餡餅掉落在自己眼前,此時他還真怕自己救援不及時,神兆宮被萬象門與神鷲峰連手滅去。趙啟一念想著,說罷當即用手緊了緊背上G22式阻擊步槍道:「情況緊急,撇開這群弟子,你這便領我前去你沈師兄的神兆宮吧!」

                ****

  上山的路很險,尤其是神兆宮這等建造在懸崖峭壁之上的陡峭邊緣。盡管趙啟腳力非凡,仍舊是花費了不少時間功夫這才抱著懷中云韻與花玉道人二人堪堪趕到這神兆宮一座崎嶇巍峨矗立在巨大山峰之上的巨大宮殿之前。

  「倒不想這神兆宮竟然也建造的如此氣派絲毫不弱于神照峰諸峰之上的各大主殿!」

  趙啟打量著眼前壯觀景象,深吸一口氣,抒發著內心感想,卻聽此刻間神兆宮中接連傳來了一陣陣震耳欲聾的呼嚎打殺之聲。微一側目,視力投射而去,目力所及處卻見神兆宮行宮正殿前方一塊巨大的圓型道場之中殺聲震天。有著約莫七八百名身著青白綠三色道袍的神照峰弟子們,手中持著各式兵刃相互攻伐,混戰不止。而在這三撥混戰弟子正中卻有三個人影在人群之中上躥下跳打斗不停,不時出手將身周偶爾來犯的弟子一招格斃。

  「這幾人身手不凡當是這些弟子的掌舵者?!拐云裟鵡抗獯蛄孔耪餿ζ床娜?。卻見那三人之中并非雜亂無制,而是其中兩個虎背熊腰的鐵臂大漢正一同圍攻著一個身著深藍色道袍的瘦削神官兒。那藍袍老道館兒手里拿著一只四尺來長的漆黑判官筆,正滴溜溜的不停旋轉著,不住抵御著面前二人忘命猛攻。一邊將二人侵襲猛砸而來的粗壯臂膀盡數擋回,嘴里一邊氣急敗壞的呼喝連天。
  「那三人里穿著藍色道袍的老神官兒可是你的沈師兄?」趙啟眼力非凡,只在人群里瞧上一眼便認出自己確定想要救援的那人身份。

  「尊者大人好眼力,那被鐵楛龍莽兩條萬象門的大狼犬圍攻的正是我神兆宮第一順位判官,神筆沈天官!」花玉道人盯著場中情形,眨巴著干裂的嘴唇小聲央求道:「還請尊者大人出手救我沈師兄一命!」

  「呵呵,不急不急,我們看看再說!」趙啟如今得敬皇城大半身精純真力相助,眼力勁兒自是提升不少,自是不會被花玉道人三言兩語就隨便糊弄住,他只一瞧眼便看出了那神筆判官沈天官在面對著鐵楛龍莽二人的全力圍攻,并未使出全力,仍是在留有余力,似乎是在顧忌著什么一般。

  「奇怪,這沈天官的實力明顯要在那萬象門二犬之上,要說能夠將之二人反手擊退也是不難,只是不知道為何在打斗之中出招都這般謹慎,莫非……」
  趙啟心中一動念,好似捕捉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淡淡氣息,心念斗轉間,當即目光往一側輕移,卻見三人身側后方一眾白袍弟子之中站著一位頜下蓄著三縷長須的鶴發老者,但見那鶴發老者此時瞇著一對狹長的眼兒,正目光熠熠,陰測測的注視著身前打斗的三人,雙手負在身后的長長袖袍之內,勁流涌動,紫光隱隱,明顯打著隨時出手將這面前正于打斗著的三人一同出手除去的險惡心思。

  「難怪沈天官這般顧忌,不敢出全力出手,原來是在時刻提防著身邊的這位鶴發老怪?!拐云舨煬醯匠∶嬤械墓鉅燁樾?,既不行動,也不點破,仍舊是抱著云韻,站在原地定定觀望,在心中只暗暗想著:「盡管我此時的境界早已不同往日,但這神照峰中各方勢力仍舊不可小覷,若這二人不拿出手底下的真本事來搏命,想來便算我這番出手也不能得其用之!」

  趙啟靜靜立在原地不為所動,卻把一旁花玉道人給急壞了,只見他央求片刻沒有得到趙啟絲毫回應,當即『鐺』地一聲拔出手中長劍,遙指前方沈天官三人戰團,呼喝一聲便欲上前廝殺,卻被趙啟一腳猛地踹倒在地,低喝道:「真蠢材,看不出來你沈師兄因過度忌憚而未用全力嗎?」

  趙啟話音一落,當即手掌朝地凝力一旋,抓捏起一塊圓潤石子握在掌中,笑道:「也罷,你既這般心急,那便由我來添一把火!」說罷手腕一屈,手中石子『嗖』地一聲激射而出,堪堪打在那三人戰團中正深深戒備的沈天官腳裸之上。
  但見場面中那原本留有余力,穩扎穩打的沈天官腳下忽地一個趔趄,身軀一斜向后傾倒。那相互配合狂猛進攻的鐵楛龍莽二人本自正為拿捏不下而深深擔憂。忽而見得對頭露出破綻哪能善罷甘休,當即大喜過望,展臂上揚,各自施展了一個看家絕學,鐵臂呼嘯如風,猛如烈虎一般對著沈天官瘋砸而去。

  「烈虎勁!」

  沈天官識得這招厲害之處,危難中不敢托大。當即使了一個鴿子翻身,穩住后翻身軀,忽而袖下漆黑鐵筆猛一發力,使了一個極為詭異的刁專角度,穿透過二人兇猛無疇的罡風『?!壞囊簧?,正確擊打在二人揮來的金銀鐵臂之上,發出『碰』地一聲劇烈碰撞聲響。

  霎時功夫,罡風再度炸現,掀翻了以三人為圓心周身的一大片弟子,卻見三人悶哼一聲,身軀各自都一個趔趄站立不穩,明顯是三人在全力火拼之中受了不輕的內傷。

  關鍵時刻,卻聽一聲哈哈大笑,竟是那一直站于人群中蓄勢不動的鶴發老者,忽而身形閃動,一下沖天而起。雙手卷起的袖袍當中紫光大作,風聲鶴唳,直擊沈天官那消瘦的面龐。

  「紫陽絕鶴掌!沈師兄,當心,是那鶴老兒的成名絕技!」

  被趙啟一腳踹倒在地的花玉道人得見?;?,忽而高聲嚎叫道。

  「沈老倌兒,晚了,此刻間便算是你拿出乾坤倒轉的通天手腕兒也決計難逃重傷之虞!」那鶴發老者凝集全身之力一掌向著沈天官面門狠狠印下。

  關鍵時刻,一道身影猶如旋風一般卷入場中。卻是趙啟孤身一人襲入場中,伸手一掌隔著半空與著那鶴發老者重重對了一掌。

  「轟」地一聲震天炸響,神兆宮中諸多拼斗弟子各都站立不穩滾倒在地。那原本意氣風發,翱翔于空的鶴發老者與趙啟隔空重重對了一掌后,霎時紫光消散,猶如一只斷線風箏般倒飛而去,直直將身后一眾白袍弟子撞倒一排,這才堪堪穩住身形。但見他此時臉色鐵青一片,右手一只枯掌中滿布血線,青黑陣陣,明顯是方才與趙啟對掌相拼,受了趙啟掌勁反噬之力以至于傷了手掌心脈。

  鶴發老者單袖拂地,半空之中一折身,堪堪卸去襲身之勁力,后退三兩步站穩腳步,反手長袖一拂悄然遮掩住受傷的手掌,道:「足下是誰,何故干涉老夫內門之事!」

  「鄙人,神照峰諸峰之主趙啟?!拐云艫フ葡蛺旎夯菏帳頻潰骸父笙掠質嗆穩?,為何要在某家的神照峰中暗下殺手,恣意殺屠?!?br />
  「老夫乃神鷲峰門主鶴青陽!」那鶴發老者聞聽趙啟口中自承身份,神色一肅,狹長的眼縫中眼皮微微抬起復又落下,明顯在呼吸間動了些許心思,單手執禮道:「原來閣下便是那戒律大佛座下嫡傳真僧,無怪乎舉手投足間竟有這等驚人藝業,老夫方才見出手殺害我風師兄的仇敵近在眼前,報仇心切,這才不顧神殿禮儀,貿然出手,卻讓尊者大人見笑了!」

  言談間,逐字逐句分外強調『嫡傳真僧』四字,明顯有意將趙啟與他神照峰之主的主觀身份區別開來。

  趙啟聞聽鶴門主如此暗藏機鋒的說辭卻也不以為意,反手一引,將方才在與鐵楛龍莽二人決斗中經受內傷的沈天官扶正身形,笑道:「趙某來遲一步,卻讓沈兄的神兆宮平白無故蒙受巨大損失,沈兄勿怪勿怪!」

  「咳咳……趙尊者出手相救,小道頗為感激,不知趙尊者今日為何駕臨……」沈天官方才得趙啟相救,撿得一條性命,本在心中暗自琢磨著趙啟為何要出手救護自己,忽而聽得趙啟口中之言,心中『咯噔』一下,隱隱有著一絲不好的苗頭,迅疾斗轉思路,組織著言語妄圖攪亂視聽。卻不料想自己急智之下精心組織的一番言語還未曾說完,忽見那穿著一襲花青色道袍的花玉道人身影,手握浮塵『砰砰』幾下,連聲抽倒外圍幾個持劍的神鷲峰白袍弟子,徒然闖入人群,三兩步跑至沈天官身前,打斷沈天官的發言,氣喘吁吁道:「沈師兄,方才那鶴老兒沒傷著你把,幸好關鍵時刻師弟我請得趙首尊及時來援,若不然今日倒教那鶴老兒真個偷襲得手了……」

  沈天官被花玉道人這一番突如其來的言語驚的眼皮直跳,原本略顯蒼白的面孔愈發的慘白,心中止不住的哀嚎道:「完了,完了,原本還有希望藉著同抗外敵的前提下用巧語敷衍過去,這回卻是上了賊船,徹底的洗不清了……花玉小兒…豎子無謀,害我…害我啊…」

  沈天官心中雖然哀嘆不止,卻也是個狠辣角色。心知自己此時此刻如果還要推脫,屆時遭受的恐怕就不止止僅是萬象門與神鷲峰二門的合圍進攻,只怕到時己方神兆宮一脈在神照峰中為眾人所指,幾無立足之地。

  沈天官眼見事情已經朝著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另一個方面發展,當下一不做二不休,拱手彎腰倒地,對著趙啟深深鞠了一禮,雙手握住兩只四尺來長的黝黑判官筆,遙指鶴門主與鐵楛龍莽兩個孿生黑壯大漢,道:「趙首尊,今日馳援之恩,小道必然銘記在心,只是那萬象門與神鷲峰二脈素來不敬重首尊神照峰峰主之名,今日更是肆無忌憚的屠戮吾神照峰內門弟子,莫如今日便由小道代勞,替首尊大人出手除去這二脈之人如何!」

  「嘿!」

  「好膽賊子,還我四兄命來!」

  發聲大吼的卻是那從地上爬起的鐵楛龍莽兩個孿生黑壯大漢。只見他二人雙眼血紅,宛如兩條餓犬一般揮舞著手中粗大鐵臂,向著趙啟瘋撲而來。

  面對徒然生出的巨大危險,趙啟好似未見,雙手附后,好整以暇,卻聽趙啟身旁沈天官鼻間發出哼的一聲不屑冷笑,道:「萬象門諸行烈那老莽夫不在,區區兩條惡犬也敢狂吠亂咬,趙首尊,今日便讓沈某替你出手取了這兩只大瘋狗的項上人頭?!顧蛋?,袖中兩只黝黑判官筆寒芒綻放,正欲欺身出擊,頓聽趙啟擺手道:「不必!」

  話音落處,趙啟身影快如閃電,平地躥出,雙手屈直,驀然平展,宛如一頭充滿力量的勁豹一般,身影重重撞擊在鐵楛龍莽兩個孿生黑壯大漢發出的烈虎勁之上,「砰」地一聲,發出一陣巨大的震天階響。

  一個照面之間,鐵楛與龍莽兄弟二人身形俱都被趙啟后發先至的蠻橫身影撞的一個趔趄栽倒在地。肩膀之上鐵臂盡裂,手捂胸口,嘔血不止。

  這烈虎勁乃是萬象門中招式最為迅猛兇疾的霸招之一。昔年萬象門主諸行烈便是憑借此招一舉重創北威三大猛士而馳名天下。得以以西北一馬匪之身成功接受神殿招安,進駐神照峰當中,便可得知此招兇悍之處。而今卻被趙啟以更加蠻橫之姿態,橫加輕松破去,卻可知在場諸人心中之震撼幾何。

  趙啟拍了手掌,震落掌間灰塵,抬胸挺腹,也不看那大口嘔血,栽倒在地鐵楛龍莽二人一眼。平靜而深邃的目光平視一旁在一眾神鷲峰弟子護衛,環繞正中臉色鐵青的鶴青陽,淡淡說道:「鶴門主,本尊一身蠻勁尚且能否過目?!?br />  趙啟心知實至之上這個簡單道理,為達盡快立威,是故毫不猶豫的將之自身實力發至巔峰,毫無花哨動作,僅僅憑借蠻力一擊便將這萬象門中實力名列前茅的鐵楛龍莽二人一招擊倒。

  好半晌,卻見那一直藏匿傷勢,臉色陰鷙,神情變幻不定的鶴門主略微頷首,點頭道:「尊者大人神功超凡,老夫自然佩服?!?br />
  「即使如此,那依鶴門主之見,以吾之實力,能否位居神照峰一峰之主?!拐云艉斂謊謔文諦南敕?,咄咄逼人道。

  「可行,然也可否!」鶴門主說道。

  趙啟未料到重壓之下鶴青陽會給自己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不由神色一變道:「哦,鶴門主此話卻有深意,不妨與我見解一番?」

  「若說到實力老夫自然佩服萬分,確實無話可說!」鶴門主蒼老的聲音不緊不慢說道:「但是若想成為神照峰一峰之主,尊者大人僅僅只有實力卻還是不夠!」
  「鶴門主的意思是說我趙啟在此峰中未有根基?」趙啟曾在海外打拼多年,心境何等老練,一聽鶴青陽口中之言便知其言下之意,當即說道:「即是如此,那依鶴門主之高見,趙某到底如何方能坐穩這神照峰的峰主之位!」

  那鶴門主未料趙啟竟能如此迅疾反應,一眼便看破了自己言藏深意,心中對趙啟更是高看了幾分道,「尊者大人可知道這神照峰為何近大半個甲子都未曾有人繼任峰主之位?」

  「還請鶴門主替我解惑!」趙啟言辭真切道。

  「這神照峰與神殿其余諸峰不同,山門之中不僅有各脈門閥并立,既有極西北之地的苦寒馬匪叛軍,亦有苦練玄功的道門正統之士,勢力錯綜,復雜無比,難道尊者大人就不覺得其中有異?」鶴門主狹長的雙眸盯著趙啟說道。

  「莫非……」趙啟聽著鶴青陽口中之言,心中動念間,腦中忽而想到了一個極為荒謬的可能,不由脫口道。

  「尊者大人卻有急智,看來并非未只是勇武之人?!貢閭酌胖韃岳隙躔旱納ひ糶潰骸缸鷲嘰筧瞬孿氳牟淮?,我神照峰列殿十六峰正是神殿用來流放與收容大慶朝招安叛軍亂匪的極地混容之所?!?br />
  鶴青陽說著抬眼瞥了一眼趙啟身旁那面露陰狠之色的沈神官道:「這沈老倌兒一脈祖輩都是大慶皇族一脈的閹奴宦官,世世代代把持社稷,禍害朝綱,只因受上代神女降世之罰,舉族被流放至此,而這兩個莽漢乃為極西北之地的一眾馬匪出生,兇狠異常,常年如蝗蟲過境般結群出境,燒殺淫掠,席卷神州西南兩界,為禍一方,這一眾悍匪本自應無甚好下場,卻只因大慶皇室六鎮軍力外放,無力收剿,而接受神殿招安,轉而入主此地?!?br />
  「無怪乎,這神照峰當中勢力如此雜亂詭異!」趙啟聞聽鶴青陽口中講述,心中頓時了然,這也恰好解釋了為何老殿主神念會平白送一方尊者大位給自己,原來便是如此打算。

  「若非今日所聞,我還當真是被蒙在鼓里,這神念老兒真的是好算計!」趙啟想著此前那與神念老殿主對答的一幕幕場景,心中不由被驚出一身冷汗:「神罰,神?!5謀閌俏業日獍闈钚準竦幕庵??!?br />
  趙啟腦中連綿思緒幻想間,卻聽身旁沈神官雙眉豎立,厲聲喝道:「鶴老兒,你嘲笑我輩宦官出身,卻怎不先過問一下自己的先輩們,也不知道是誰的祖輩兒整天階的在神王宮中賣弄丹藥,裝神弄鬼,迷惑世人!」

  「呵呵,沈老倌,莫要色茬,我只就事論事,先輩如何早已時境過遷,何必深究?!購濁嘌艨人砸簧?,道:「神殿當中備受尊敬的大能者們看不上此地,次一級的老神通們亦也不屑來此清苦之地,而余下的眾人卻又無實力可駕馭我神照峰中大大小小近百勢力,這也便是為何我神照峰中這么多年來一直無人能夠接此峰主的主要原因!」

  「那依鶴門主之意,我又當如何做,才能夠使你心服口服?」趙啟聽了鶴青陽一陣敘說,忽覺眼前這個年過甲子,白須飄飄的神鷲峰道人行事縱然陰狠無端,卻也胸藏錦繡,若能收歸己用,駕馭得當,也不失為一個絕大的助力,當即一字一字認真道:「此事關鍵,請青陽先生認真回答?!?br />
  趙啟對鶴青陽的的話語里改變稱呼,用上『先生』二字,足見其言下已然萌生招攬之意。

  「不知者當真無謂!」鶴青陽聞見趙啟實誠態度,忽而搖頭嘆道:「只怕很難,我神照峰諸脈勢力一向很是排外,尤其是尊者大人這般以外在尊貴身份強行介入之人!」

  「先生不肯相助,那真是太可惜了?!拐云粢嘁⊥誹鞠⒌?。

  鶴青陽口中嘆息連連說著,忽而狹長的眼眸中閃過一道異彩,陰鷙鷙的笑道:「這成勢之路雖是千難萬難,不過尊者大人如若能夠折服一人,我鶴青陽及神鷲峰麾下一眾弟子便甘愿為尊者大人所驅使!」

  「哦?能讓青陽先生如此忌憚,想來那人在神照峰中已成大勢,青陽先生且問那人是誰?」趙啟本道收攬此人無戲,忽聞此言,眼前不由一亮道。

  鶴青陽袖袍一拂,箕指趙啟身前躺倒在地的鐵楛與龍莽二人道:「昔日縱匪席卷西北兩地,坐擁十萬眾馬匪之首,萬象宮大殿主——諸行烈!」



  「好狠毒的鶴老兒,雜家可不會受計,你這是驅虎吞狼之計!」沈神官受眾人圍攻,如今在神照峰中幾無立足之地,唯一能夠暫時依附之人唯有趙啟,聞聽此言,當即怒上心頭索性將那日在殿中與眾人協商共同節制趙啟之事全盤拖出,道:「趙首尊切莫上當,鶴老雜毛這老家伙可不老實,為了活命什么事都做的出,那日設計你登山大典,便是出于這老雜毛的全盤算計!」

  趙啟想起此前自己初來駕到神照峰所遭遇的一系列冷遇心中就是一陣微惱,但他不是那種眥睚必報之人,一念想到自己在這神照峰中如若真的大手施為,很有可能會像鶴青陽所安排的那樣一無所成,最終灰溜溜的被趕山門。心中對鶴青陽的韜腹策略佩服又多了幾分,不由一擺手道:「漁翁得利也罷,驅虎吞狼也罷,若想真正掌控神照峰全境,與諸行烈的決戰都是在所難免,不過只是早晚之間,若我真的失敗卻也無資格再謀其他!」

  趙啟乃是一個殺伐決斷之人,心中既有念頭,當即決斷,「青陽先生,你且帶上他們前去萬象門替我通達戰令,便說我神照峰主趙啟,三日之后愿在此地與他一決雌雄,勝則以我為主,負則言令由他!」

  「好,尊者大人好膽魄,老夫定然全力促成此戰!」鶴青陽拱手說道:「那諸行烈此時出征在外,還未曾歸山,此事重大,老夫須得親自去請,尊者大人若無其他說辭,老夫這便告辭了!」說罷白眉一瞥,身旁一眾白袍弟子當即紛紛上前,將昏倒在地的鐵楛與龍莽二人起手抬走。

  眼見鶴青陽一應神鷲峰弟子便要盡數離開,沈神官心中卻是焦急無比,手握兩只黝黑寒亮的判官筆,一連聲的尖聲規勸道:「首尊大人莫要輕信謠言,放虎歸山,這鶴老兒一旦回門定然會與那諸莽夫鏗鏘一氣合謀加害你,眼下正是除去那神鷲峰一脈勢力,削弱萬象門的大好時機,如若真個等到三日后的決戰,只怕到時必定會四面受圍,雙拳難敵四手,首尊大人你便算玄功再是通天,也決計難敵數萬悍匪之手??!」

  沈神官所說話語并不無道理,趙啟亦在心中不斷恒權思量。但他卻知自己此時如若真個出手滅跡,或許能夠取得短暫的成功,但要想一統這神照峰中大小勢力不知卻要等到何年何月,他可沒有這么多時間去等待空耗,神州開祭在即,他如今能夠去做的唯有奮力一搏,如果錯過此機,趙啟或許會后悔終生。更況且趙啟手中握有超前現代的絕密武器,與祈皇朝所贈送的六枚神符,趙啟儼然有著信心如果諸行烈不與自己正面決戰,自己憑借自身之實力,也有把握能在萬千人中取其性命。

  趙啟搖了搖頭,制止沈神官在耳邊無休止的催促,看著那率著一眾弟子快速離開的鶴青陽,忽而哈哈一笑,仰頭放聲說道:「看來在青陽先生的眼里那諸行烈與我一般一定也是外人罷!」

  鶴青陽身軀微微一震,回頭看了站立在山巔,留著板寸頭,身軀高大威武的趙啟一眼,眼中神情復雜難明,暗暗嘆了一聲道:「此子狠毒,看來沒有回頭路了?!?br />


  「只知一味好勇斗狠,殊為不智!」

  微黃搖曳的燭光之下,趙啟與云韻二人渾身赤裸,臥床而坐,從那明滅不定的燭光照映之下可以清楚的瞧見趙啟一根粗大的黑色陽具,深深貫入相擁絕美女郎身后那挺翹而又結實的臀瓣兒之中。粉嫩柔軟的美穴兒與陽具鏈接之處濕膩白漿點點,顯然二人方才在這不大的勁室里經過好一番的激烈搏斗。

  「好勇斗狠雖為不智,但娘子卻知否有一句古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趙啟一邊說著,眼中生出神采,忽而展開雙臂一把將身前赤裸云韻緊緊抱住,深情道:「些許日子不見,娘子可有想我?」

  「口是心非?!乖圃線艘豢?,毫不反抗,任由趙啟伸手緊緊抱住,朱紅的唇兒微微啟:「你此時此刻莫不是在想楊神盼與我師姐?!?br />
  「什么?」趙啟被懷中云韻一下道破心事,心中突突直跳,不由睜大了雙眼看著懷中赤裸嬌柔女子道:「莫非這明神功有著心意相通之能,就連我心里在想些什么你都能知道?」

  「明神功沒有這般神奇!」云韻一雙美眸盯著趙啟冷冷說道:「你硬了,而且自我提及到現在比剛才硬的更厲害了,若說你心中不是在想著這二人,為何會有如此變化?!?br />
  云韻說的一點不錯,趙啟方才的思緒確實有些飄飛,他方才正想著自己心中女神楊神盼與祈白雪二人此時是否仍舊躺在床上被著神王宮中一眾淫徒們掰腿兒玩穴。而此時間復又聽得從云韻口中說出的這番義正言辭的粗雅言語,忽而腦中一陣眩暈,昨日自己在馬車中聞聽祈白雪被慶歷老鬼與著一眾宗族子弟們給趁著傷重在床上開苞操穴的香艷情形復又回蕩在腦海之中。

  趙啟腦中眩暈無比,只覺下體傳來一陣生硬硬的脹痛,竟是忍不住雙手捧住云韻芊腰,小腹略微用力挺動,吼中干啞的嗓音說道:「女人,莫再說什么師姐了,這里只有你我,今晚我想射你很多很多很多次,不若今晚我們一起通宵達旦吧!」

  「不可!」云韻感受到下體小穴兒內傳來趙啟的一陣陣堅挺熾熱,眼神堅定,斷然搖頭拒絕道:「明神功乃集天地精要所在,必須得陰陽調和,相輔相生,這些時日以來你我二人都未曾行功,是以你此時間體內的陽已然大數超過陰,再有兩天便是定鼎你命運之日,你如不抓緊時間與我行功,添寒補薪,撥正陰陽,只怕屆時強敵環繞,玄功威壓之下你定無法抑制體內過剩之陰陽寒功,恐有陽火反噬之虞!」

  明神功陰陽相劑,相偎相成,一旦修習便不可停止,云韻這番話語說的真真切切卻并非愚弄趙啟。而趙啟自己在這幾日里來也隱隱感受到內心深處那種灼人欲死的猛烈燃燒,想來若非得了敬皇城與祈白雪半身精純真力相加壓制,只怕自己此時此刻已氣亂神崩,走火入魔之相。

  趙啟在心中想著種種可能,不由暗暗后怕:「這明神功對我雖有千般好處,但卻也如同毒品一般,一旦修習便終身不可停止,想來如若有一天韻兒離我而去,我無修行伴侶,那我豈非遲早要身死道消,隕滅當世?」

  一念既此,趙啟渾身浴火頓消,不由冷汗連連道:「韻兒,這明神功有無通變之法,若是如此般我二人須得片刻不離身,那日后一旦生出變故,只怕你我二人最終都難逃覆亡之果!」

  「小淫僧,當初你既有膽量奸淫于我,而如今卻無勇氣承擔后果?」云韻好看的美眸微睜,看著趙啟那略顯沉重的臉孔,自嘲般的笑道:「若非這明神功天賦異稟,當世僅有,你當那七玄妖宗之首胤天仇為何要千方設計不惜代價的也要將我生擒活捉?」

  「那七玄定脈的殤君胤天仇擒住你是為了明神功?」趙啟心中好似想到某種可能,心中熾熱,不由脫口問道:「那難道他就不怕有朝一日遭受玄功反噬?」
  「一報還一報,你當初奪我玄功,我不記恨與你!」云韻無視趙啟的問詢,清晰透亮的美眸目光直視趙啟雙眼,道:「小淫僧,答應我,無論如何你一定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如果有幸我還能夠多撐幾年,我會幫你渡過最終難關!」
  「不許亂想,有我在你不會有事!」趙啟聽聞云韻一番肺腑之言,只覺心頭感動,忍不住低頭一口狠狠吻住云韻那柔軟而又清香的濕潤小嘴,動情道:「女人我忍不住了,好想射你,你翹起屁股來讓我插一插好嗎?」

  「不行,先練功!」云韻鼻間聞著趙啟那熾熱的呼吸,感受著下體不住膨脹的凸起,俏臉一板,冷道。

  「可是我實在忍不住了,好想要你!」趙啟一邊不斷親吻著云韻柔美的側臉耳畔,雙手一邊大肆揉捏著云韻翹臀之上兩片緊挺的臀瓣兒:「小別勝新婚,剛才玩的不夠盡興,讓我再好好插一插你,嗯,小嫩屁眼兒里也要來上一發!」說著,不自覺的把手掰開云韻兩片臀瓣兒,伸出中指緩緩扣入后庭那緊俏的嬌嫩兒當中。

  「趙啟,你瘋了……強敵當前,還如此放縱欲情!」云韻后庭驀然被襲,只覺心頭一陣酥麻,仍舊緊要牙關,喘息道:「先行功,待行罷了功度過這道難關,我便任由你施為!」

  「不行,那太久了,我等不了?!拐云羧床還思盎持薪咳崤擁募岫ㄑ源?,依舊我行我素,雙手襲上她那挺翹傲人的酥胸,一下一下開始緩慢的揉捏把玩。
  「趙啟你聽我的,我們先練功……」云韻身體愈發灼熱,但依舊堅持己見。
  「先操穴!」趙啟不可置否,對著云韻上下其手,動作幅度逐漸加大。
  「先行功…對你會有好處……」云韻眼見趙啟頑固不化,又入瘋魔狀態,心中焦急,忍不住出言制止,但卻不想她規勸的話語還未曾完全出口,回應她的竟是趙啟抬胸挺腹的一記深插到底的重重貫穿。

  「嗯……小淫僧……」柔韌嬌弱的小嫩穴兒再度徒然遭襲,云韻不想趙啟竟是如此這般不聽自己分說,干的這般通徹到底,一時間此前數月曾遭受的奸淫往事于瞬間再度襲上心頭,只覺心中幽怨無比,悄然不覺間,芊芊十指勁力上涌,箕張而開,已然拿住趙啟那對她毫無防備的背心命門。

  云韻咬了咬牙,似乎是想狠下心來將眼前男子背心脈門生機掐滅,但她猶豫再三,終究還是被著心底一股莫名的柔情所打敗,忍不住芊芊素手卸去勁力,柔情萬千,撫上趙啟那精壯結實的黝黑背心,十根白皙嬌嫩的手指緩慢撫摸著趙啟背心兒處那一道更似一道兇狠猙獰的長長疤痕,嬌軀隨之顫抖,回應,沉淪,迷離………

【完】